笔趣阁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动力王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1章你帮我,我帮你

    深深的看了陈耕一眼,金德勒转身走出了房间。

    陈耕知道,金德勒这是打电话去了。

    85年的时候,国内的电信系统使用的还是模拟交换网络,想要在首都和魔都直接去的联系,需要花费的时间可不短,再等魔都那边完成电喷版桑塔纳的测试再将消息反馈回来,,没有2个小时根本想都不要想。

    事实上,魔都那边的消息反馈回来用来整整3个小时。

    3个小时后,重新回到会议室的金德勒脸色发白,艰涩的开口道:“陈……”

    对于金德勒的反应,陈耕早有预料,不等他说完,陈耕问道:“出现的概率是多少?”

    “……30%。”深吸了一口气,金德勒道。

    “和我算的差不多。”陈耕一副一切尽在我掌握的样子。

    可金德勒的脸色就越发的难看了。

    搞工业的,最怕的就是这种不确定的、随机发生的故障,而对于汽车工程而言,这种随机事件是能让汽车工程师崩溃的问题。

    金德勒显然是带着狼堡最新的命令来找陈耕的,紧握住陈耕的手,金德勒忧心忡忡中带着哀求的低声道:“陈,请你一定要帮狼堡保守这个秘密,如果你能帮我们保守这个秘密,狼堡一定……”

    “多少钱?”

    “什么?”金德勒听的一愣,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帮你们保守秘密不是问题,把我发现的故障和标定、逻辑问题都告诉你们也没问题,但是我能得到什么?”陈耕再次重复了一遍。

    “……”

    你竟然和我谈钱?金德勒顿时就傻了。

    金德勒在中国好歹也生活了将近两年了,在他的认识当中中国人从来都是含蓄的,他们羞于、尤其羞于与外国人谈论金钱,他们更喜欢谈是友谊和交情,自己记忆当中的陈耕似乎也是这样的,但是现在,他有些怀疑自己眼前的这个到底是不是自己熟悉的那个中国小伙子了。

    看着目瞪口呆的金德勒,陈耕笑了,如果是曾经的自己,当然不会和金德勒谈钱,也张不开这个口,但现在么,陈耕绝对不会对狼堡客气。笑道:“怎么?这让您有些不习惯?”

    “有点……”

    虽然陈耕的反应让他感到意外,但金德勒认为这是一件好事,这个麻烦若是能够用钱来解决,那就再好不过了,飞快的调整好心情,金德勒道:“OK,就按照你说的,你把你发现的问题都告诉我,我们可以给你1000元……”

    “1000块钱?金德勒先生,你们狼堡可真大方。”陈耕打断金德勒的话,嘲讽的道。

    金德勒的脸顿时一红,惭愧的道:“这钱的确是少了点,但这是狼堡在魔都的负责人的意思……”

    其实他也觉得1000美元是对发现这个问题、并愿意将这个问题告诉狼堡的人的侮辱,如果他说了算,金德勒并不介意多给陈耕一些,但问题是他说了不算。

    “我知道您说的不算,”陈耕并没有生气,而是向金德勒问道:“金德勒先生,现在我们之间只是初步沟通,如果我们之间沟通的不好,狼堡在魔都那边的人就会过来,对吧?”

    “事实上,狼堡的人已经开始在魔都做准备了,一旦我们无法达成一致,他们会搭乘最快的航班过来。”

    “你们的反应比我想象的还要快一些嘛,”陈耕笑了,不过对于狼堡的反应速度,陈耕并没有觉得意外:“金德勒先生,我先声明一点,我对您本人很尊敬、很感激,但此刻您代表狼堡,所以……”

    两手一摊,陈耕的意思很明显:接下来咱们就认认真真的谈钱吧,还是不要谈感情了,否则伤钱。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金德勒点点头,虽然一个中国人和自己谈钱让金德勒感觉有些怪异,但这却是他最擅长的方式,立刻就道:“现在让我们把私人交情放在一边,告诉我,你要多少?”

    “100万美元,”陈耕道:“只要狼堡肯拿出100万美元,我发现的问题就都是你们的,我会牢牢地帮你们保守这些秘密。”

    “100万美元?!”金德勒被陈耕的条件吓的眼珠子都瞪了出来:“陈,这绝对不可能!狼堡董事会是绝对不可能同意你的条件的,在他们看来这就是讹诈!”

    “对于那些大人物们来说,他们肯不肯给我这么多钱,主要还是取决于问题到底严重到什么程度,如果我告诉你们,被他们寄予厚望的C3上面搭载的电喷系统也有几个严重的标定和逻辑错误呢,你认为这些东西值不值100万美元?”相比于金德勒的惊慌和惶恐,陈耕淡定的一塌糊涂。

    “C3也有问题?”金德勒失声道:“上帝啊,这不可能!”

    陈耕耸耸肩,没说话:爱信不信,有本事你们不信啊。

    金德勒的脸色瞬间变的无比难看:他不敢不信。

    C3,也就是奥迪100,是一款被狼堡寄予厚望的车型。

    狼堡对奥迪100寄予了多大的希望呢,他们希望奥迪100能够从被梅赛德斯-奔驰E-class统治的大中型车市场上分得一杯羹,为此,狼堡对奥迪100的投入称得上是不惜血本,不但为C3搭载了博世公司最先进的KE—jetronic机电组合型燃油喷射系统,还搭载了最新的ABS系统,在高配车型上还搭载了奥迪看家的Quattro四轮驱动技术。

    狼堡对奥迪100寄予了如此沉重的希望,如果奥迪100真的存在严重的问题,狼堡在中大型车领域的布局将会受到致命的打击——被挑战的梅赛德斯-奔驰和BMW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打击奥迪的好机会的。

    他也相信,陈耕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可是狼堡绝对不可能答应陈耕的100万美元的条件的,如果陈耕坚持这么做,狼堡的大人物们甚至有可能动用自己在共和国高层的影响力来向陈耕施压。

    “没关系,如果狼堡的大人物们不肯答应,我就把就把这个消息告诉狼堡在美国和日本的同行,相信狼堡的日本、美国以及欧洲老家的同行们会舍得花这笔钱来买这个消息的。”林铮笑眯眯的道,语气轻松的就像是在同事商量借根笔用一下。

    仿佛晴空一个霹雳!金德勒整个人都呆住了。

    他也终于明白了陈耕话里面真正的意思:你们用这个来威胁我?好啊,咱们看谁的损失更大!

    狼堡现在本身的处境就很糟糕,若是再被竞争对手知道了狼堡的车子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金德勒简直不敢想象届时等到狼堡的将会是怎样凄惨的结局。与这些严重的后果相比,能用一点点钱来解决这个问题,狼堡这便宜赚的简直没边了。

    到了这个份上,已经没有了再玩心眼的必要,金德勒叹了口气,再次看向陈耕的时候眼神已经截然不同,之前他看向陈耕的时候是欣赏、是怜悯、是鼓励……但惟独没有尊重,但是此刻,金德勒看向陈耕的目光中终于出现了尊重。

    陈耕却是忽然一笑,对金德勒道:“金德勒先生,其实这对狼堡未必是一件坏事,不管是B2上搭载的LH—jetronic型电子燃油喷射系统还是C3上搭载的KE—jetronic型电子燃油喷射系统,都是博世公司的产品,你们的损失完全可以从博世公司身上加倍的找回来,你们担心名誉受到损失,但我相信博世公司也不希望他们的产品存在严重问题的消息被传的整哥世界都知道吧?你们的损失完全可以转嫁到博世身上嘛。”

    对啊!我怎么把博世给忘记了?金德勒的眼睛忽然亮了。

    为了封住陈耕的最,狼堡固然付出一定的代价,但不管狼堡掏出了多少钱,都可以从博世身上赚到更多,再考虑到狼堡及时发现了问题,可以迅速采取手段和措施让一场严重的信任危机和市场危机消弭于无形,从这个角度来说,狼堡不但是赚了,而且是赚翻了。

    想明白了这一点,金德勒的脸色顿时好看了许多。

    热情了许多,他刚张开口要对陈耕说点什么,就听陈耕小声的道:“金德勒先生,您夫人做手术的钱筹集到了吗?”

    夫人的手术费用?金德勒的脸色一暗:“还没有,谢谢你的关心。”

    上个月陈耕从魔都回学校之前,金德勒刚刚得到了消息,他的夫人去医院做检查时发现了一个肿瘤,医生建议她尽快做手术,但问题是手术以及术后恢复的费用高达50000多美元,50000美元对于一个普通家庭而言是一笔巨款,金德勒在狼堡工作了20年,他的年薪不过20000美元多一点而已,金德勒夫人的年收入只有14000多美元,如何筹集到这笔医疗费用让金德勒的头发都要愁白了。

    “金德勒先生,你帮我,我就帮你。”

    “什么意思?”金德勒的心顿时“砰砰砰……”的跳动起来,嘴巴里面忽然干的厉害。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