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动力王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20章坑儿子的爹

    李雪山又勉励了几句,方才问道:“小陈同志,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开展工作?”

    这个问题不止是他好奇,知道陈耕要去军区第三军械维修厂的华东军区的大佬们其实都很好奇,第三军械维修厂现在就是一个半残的单位,靠财政拨付的军官和志愿兵的工资才维持住队伍,至于业务,只有零敲碎打的一点,陈耕这小子铁了心的要去第三军械维修厂,到底是他有起死回生的好办法,还是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

    “是有点想法,”陈耕腼腆的笑了下,道:“您可能知道,我在大学得时候学的是汽车工程,最熟悉的也是汽车,还曾经在魔都普桑汽车厂学习过一段时间。”

    “没错,我知道,”李雪山点点头,“我还知道你的德语就是在那个时候跟着德国的专家学的,对吧?”

    “您连这都知道?”陈耕脸上露出恰好好处的惊喜,就好像领导对自己的情况这么了解,他多么荣幸似的。

    果然,陈耕的这番表情让李雪山“龙颜大悦”,呵呵笑道:“你是咱们军区里出的第一个华清大学的高材生,领导们对你都很关心,呵呵……继续说。”

    “是,那位教我德语的专家对我很照顾,不但教我德语,还教了我很多东西……”

    “那算是一位良师了。”李雪山插嘴道。

    “没错,金德勒先生是我的良师益友,对我帮助良多,”陈耕由衷的道:“在来狼堡之前,他还是德国博世公司化油器方面的顶级专家,”看李雪山皱起了眉头,显然是对这个博世公司很陌生,遂解释道:“博世公司是全球最大的汽车零配件企业,和全球几乎所有的汽车生产厂商都有业务关系。”

    李雪山听的顿时连连点头:“那这位金德勒先生肯定很厉害了……嗯,你继续说。”

    “是,金德勒先生是化油器方面的专家,他对我很照顾,知道我想回来帮助我们第三军械维修厂,十分乐意帮我们……”

    听陈耕将之前对陈红军说的那一套金德勒提供产品样本、提供生产设备和技术,产品可以卖给普桑,最后金德勒拿走三成利润的合作方式说了一遍,末了,陈耕小心的问道:“首长,我们这么做不违反国家规定和政策吧?”

    “谁说的违反政策?违反屁的政策!”激动的一张脸都通红的李雪山,忍不住直接爆了句粗口:“这位金德勒先生是我们中国人民真正的朋友,别说没违反政策,就算稍稍有点过线的地方又怎么样?”

    说完,李雪山一副“我果然没看错你”的恶心模样。欣慰的拍拍陈耕的肩膀道:“小陈啊,放手大胆的去做,不管有什么事军区领导在后面帮你撑着呢,我对你就一点要求,一定要生产出合格的产品,为普桑的国产化贡献自己的力量,为咱们中国人争一口气,向德国人证明,咱们中国人也是可以生产世界先进水平的化油器的。”

    至于这化油器是人家博世的产品、专利也是人家博世的专利这一点,被李雪山自动忘记了。

    李雪山忘记了,陈耕自然不会傻到主动去提起。

    身为军区的大佬,李雪山的工作自然很繁忙,等李雪山又叮嘱了陈耕几句,什么你陈耕刚刚下来,对工作不要有压力之类的话之后,看着时间差不多了,陈耕父子随即主动告辞而去。

    “爸,我的表现不错吧?”从办公楼里出来,陈耕有些得意的向陈红军问道。

    来之前程红军一个劲的担心陈耕见到了首长后不懂事,该说的不说,不该说的乱说,为此揪着陈耕的耳朵很是耳提面命了一番,唯恐儿子说错了话得罪了领导,让陈红军惭愧的是,儿子在军区首长面前落落大方、侃侃而谈,一点都没有怯场的意思,反倒是自己这个当爹的被首长的光环镇压的噤若寒蝉,连个屁都不敢放……虽然也没几个人敢在军区副政委的办公室里放屁。

    “还行,也就是那么回事吧,”强忍着心中的得意,陈红军努力做出一副“算你勉强过关”的表情,撇撇嘴道:“还算没我丢人。”

    自己这老爹啊,啥时候能改掉这死要面子的毛病?

    ————————————————

    华东军区第三军械维修厂的厂部会议室里,气氛很怪异、诡异……反正你把自己能够想象的到的词汇尽情的放在这里就好了。

    气氛为什么这么诡异呢,因为你想啊,你细想,假设,有个你同事的孩子,前两天的时候你还仗着自己和人家老爹的关系不错倚老卖老的表示:“小伙子,好好学习,以后你一定会有出息的,早晚有一天比你伯伯我强。”,言犹在耳,可眨眼之间你倚老卖老的对象就成了你的同事,这种感觉能不怪异吗?

    如果仅仅是这样那倒也罢了,老子和儿子在一个单位里上班的多了,这不算什么,可你能接受同事的小孩和自己是一样的级别吗?老子辛辛苦苦熬了十多年才是个营级干部、副厂长,你小子刚刚工作,竟然也是个营级干部、副厂长?

    尼玛!天理何在?

    大家心里早就开始骂娘了:军区的首长们,你们搞什么J8毛啊,你们这样安排让我们很为难的你知不知道?

    但不管心里再怎么不爽,上级的命令就是命令,陈耕是有军区政治部的委任状的,在军队这个地方,对于上级领导的命令,从来都是你理解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哪怕是捏着鼻子呢,你也得给我认了!

    说了这么多,大家能理解此刻华东军区第三军械维修厂厂部会议室的气氛为什么如此诡异了吧?

    今天是陈耕正式赴任的第一天,厂里的领导们都在厂部会议室里欢迎军区政治部给厂里派来了这位“得力干将”,同时顺带讨论这位“得力干将”的工作分工问题——为什么要用引号将“得力干将”这四个字引引起来,大家肯定是知道的对吧?因为厂里的领导们谁也不认为陈耕这个刚刚毕业的毛头小子能够当得起“得力干将”这个称谓。

    “咳……”

    厂长刘前进咳了一声,提醒会议室里的众人:不管你们心里怎么想,但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的。果然,在刘前进这一声咳嗽之后,众人终于打起了一点精神,刘前进这才接着道这:“同志们,首先,我代表华东军区第三军械维修厂,对陈耕同志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大家鼓掌!”

    “哗……”

    虽然会议室里只有20来个人,但掌声还算热烈:厂长的面子大家总还是要给的。

    陈红军一边鼓掌,一边担忧的偷眼看了一眼儿子,有些担心儿子能不能受得了这场面:这气氛、这掌声,都能让人感觉到浓浓的排斥之意,儿子没在社会上历练过,他没问题吧?

    但让陈红军心中惊讶的是,尽管眼前的气氛这么诡异,可陈耕去仿佛没有察觉到一般,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客气笑容,对于眼前的一切泰然若素。

    这小子,还真有两把刷子啊,不愧是跟外国人学过的!心里嘀咕着,陈红军心里倒是放宽了不少。

    陈耕的表现让刘前进也暗自感到惊讶,不过想想人家好歹也是华清大学出来的,心中随即也就释然,双手往下一压,掌声骤然一收,满意的点点头,刘前进接着道:“陈耕同志不但是首长们派给我们的精兵强将,同时也是咱们第三军械维修厂走出来的孩子,是我们厂的骄傲,这一点大家都知道,不过有一点大家可能大家不太清楚,首长们其实是很想将陈耕同时留在军区机关的,陈耕同志之所以能够来咱们华东军区第三军械维修厂,是因为陈红军同志多次做陈耕同志的工作,最终上级领导才勉为其难的将陈耕同志分配到咱们厂……”

    刘前进在那里侃侃而谈,而大家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在陈红军的身上,目光中的含义……反正很复杂,核心意思都很一致:能这么坑儿子的老子,这年头真的不多见了。

    对于众人的目光刘前进就当没看到……其实他心里也是这么想的……继续说道:“就在今天早晨,军区政治部李副政委亲自给我打了电话,明确的告诉我,如果咱们厂让陈耕同志受了委屈,第一个不放过的就是我,呵呵……”

    众人配合的跟着笑起来。

    “我给李副政委说,陈耕同志是我们第三军械维修厂的骄傲,现在陈耕同志学业有成,不留在首都,而是选择回到我们厂,这是我们厂的骄傲,谁敢欺负陈耕同志,不用您来收拾我,我第一个就不放过他!不管陈耕同志愿意做什么,我都不遗余力的支持!”

    会不会不遗余力的全力支持是一回事,但在会议上怎么表态又是另外一回事,刘前进的话音一落,会议室里立刻响起雷鸣般的掌声。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6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