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动力王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中年男子立刻肃然起敬。←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越是在魔都呆的时间够长的人,就越是知道普桑在魔都市领导、在中央首长心目中的份量,这俩年轻人能够竟然去普桑谈业务?中年男子看着陈耕的表情和刚才相比已经在悄然之间发生了变化:“你们单位很厉害啊,竟然能够和普桑合作,我可是听说了,现在的普桑是德国人能当大半的家,他们对合作伙伴的要求严格的厉害。”

    陈耕谦虚的解释:“说是谈业务,其实就是去看看,听说普桑的要求可是高的很,能不能成的不重要,哪怕能认识两个朋友也是好的。”

    陈耕说的很谦虚,但搞文艺这一行的,就没有几个不敏感的,中年男子虽然既不是导演也不是副导演,但终究也是混影视圈的,长着一颗敏感的心,立刻就察觉出陈耕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看似谦逊,实则这家伙满心傲然。

    这不是那种不知天高地厚、坐井观天又自以为是的傲然,而是他真真切切的敢肯定自己一定会成功的傲然。

    意识到这一点,中年男子心中不由一动。

    在此前,他只是将陈耕和张向阳两人当做是一个路上可以聊天谈笑的旅伴,在车上大家聊的开心,可下了车之后就山高水长、谁也不认识谁了,可现在,中年男子的心思变了,翻手从包里翻出两张名片,递给陈耕和张向阳一人一张,客气的道:“两位小兄弟,这是我的名片,咱们能在这趟火车上相逢,那就是有缘,大家交个朋友,以后你们到魔都来,不管有事没事尽管来找我,没事,咱们吃顿饭、聊聊天,你们想去哪儿玩,老哥我给你们当个导游;有事,哥哥我能耐不大,帮不上什么大忙,可多少也认识几个人,小忙也能帮一把。”

    看着名片上印刷职务和名称,张向阳惊奇的叫起来:“魔都美术电影制片厂总编室副主任?您是副总编?”

    中年男子、也就是魔都美术电影制片厂总编室副主任张中华有些尴尬,连忙摆手道:“不是副总编,是总编室副主任。”

    “总编室副主任,那就不是副总编么?”张向阳一脸迷茫的道。

    “总编室和副总编不是一回事,”陈耕耐心的给张向阳解释道:“总编室是一个职能部门,主要是组织、管理、参谋、协调和服务,权利相当大,嗯,你可以认为是辅助领导层的最重要的一个部门,如果说办公室是大管家,那么总编室就是他们的腿、脚和半个大脑。”

    “这个你都懂?”张向阳惊讶的不行,他真想问问陈老三,你还有什么是不知道的?

    “我同学去报社的比较多,所以知道一点。”陈耕随口回答道。

    张中华的反应也没比张向阳好到哪里去,他实在是想象不出来,一个和艺术完全不沾边的人,怎么会搞的清楚总编室副主任与副总编的区别,在很多人眼里副总编与总编室副主任根本就没区别,不止一个人问自己为什么不叫副总编,偏偏叫总编室副主任。

    “你这知道的可不是一点啊,”张中华笑着摇摇头:“小兄弟,我可是越来越看不透你了。”

    “那是,我兄弟可是华清大学的高材生,知道的多一点那是正常的。”张向阳一脸自豪的道,他一直为自己兄弟是华清大学的高材生而骄傲。

    “华清大学的高材生?”张中华瞪大了眼睛,有些无法相信。

    华清大学的学生,那是真正的天之骄子,出了首都那都能称为“下乡”了,一个华清大学的高材生就这么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会出现在这趟由海洲开往魔都的火车上?

    类似于张中华的反应陈耕见得多了,早就见怪不怪,也从包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张中华:“张主任说的没错,大家相见就是有缘,以后张主任来我们海洲出差、采风,一定要记得给我打电话,也好让我尽尽地主之谊。”

    张向阳也忙递过去一张自己的名片。

    海洲市润华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经理?

    看着陈耕名片上的称谓,张中华有些拿不准了:海洲自己也去过几次,但在比较有名的企业当中没听说过有一个叫做润华实业的单位啊。

    可他又自忖自己的这双眼睛不会欺骗自己,那个有些跳脱的年轻人倒是没什么,但这个叫做陈耕的年轻人却让他有种看不透的感觉,总感觉自己面对的不是一个20来岁的小年轻,而是一个睿智的、四十来岁的中年人,这种感觉让他感觉很怪异、很诡异: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感觉?这根本就可能啊。

    但无论如何,陈耕那一身不卑不亢、自信无比的气质骗不了人,既然还有些拿不准,那就暂时就先当一个在火车上比较聊的来的朋友好了,反正这家伙不会是个骗子。

    心里打定了主意,张中华越发的热情了。

    ……………………

    第二天早晨9点多下了火车,到了出站口,张中华问道:“两位老弟,要不要老哥我送你们一程?”

    “谢了,不过不用了,我们……”

    还没等陈耕说完话,一个熟悉的声音就冲进了陈耕的耳朵:“陈,哈,我来接你了,是不是很激动?是不是很兴奋?”

    下一刻,金德勒兴奋的嗓门以及标志性的浓烈体味就冲入了陈耕的鼻子,没等陈耕反应过来,这货上来一把抱住了陈耕,热情的拍打着他的肩膀,一副和老友久别重逢欣喜到极点的样子。

    金德勒很激动,陈耕也很激动,不但激动,还很兴奋和惊讶:“金德勒先生,你可没给我说你要来车站接我啊。”

    金德勒咧着嘴,很开心的样子:“我说了要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怎么样?这个惊喜够不够大?”

    “够!够!太够了!”陈耕连连点头,看看周围的这些来火车站接站的以及出站的人的反应吧,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就像是摩西分海一样将人群以自己和金德勒为中心给分开了,至于周围对自己和金德勒指指点点的人,咳咳……不说了,多的没法数。

    陈耕很聪明的将这些对自己和金德勒指指点点的家伙当成了对自己的赞美——要不还能咋办?

    金德勒显然很满意于自己造成的结果,咧着嘴又是一阵得意的笑。

    看着眼前这个抱着陈耕大笑、显然是十分激动和兴奋的老外,张中华整个人都傻了:这不是狼堡派驻普桑汽车的高级工程师斯文-克里斯蒂安·金德勒么?怎么会是他?

    张中华认识金德勒么?还真认识,只是他认识金德勒,金德勒不认识他。

    就在刚刚过去的上个月,魔都市政府举办了一个魔都市经济发展工作会议,会议的议题就一个:普桑的国产化。

    魔都市政府对这次会议非常重视,特意邀请了几位狼堡在普桑的工程师作为代表,就中就有这位斯文-克里斯蒂安·金德勒先生。

    虽然与会的记者和媒体都是电视、报纸媒体类的记者,和魔都美术电影制片厂似乎没什么关系,但巧得很,魔都电视台的一台摄像机坏了,备用那台机器在前段时间坏了,还没修好,没办法,魔都电视台只好去距离自己单位比较近的魔都美术电影制片厂借了一台摄像机。

    魔都美术电影制片厂的这台摄影机是刚刚买的新机器,怕魔都电视台使用不当给弄坏了,正好张中华也没事,就跟着去凑了个热闹,顺便监督魔都电视台的人别弄坏了自己的机器。

    这年头,老外在国内比大熊猫还要稀罕,张中华对会场的几个老外自然格外好奇,印象也就比较深刻,却没想到没过几天自己竟然又看到这位斯文—克里斯蒂安·金德勒先生。

    看着用德语熟练的和斯文—克里斯蒂安·金德勒聊天和互相问候的陈耕,这一刻,张中华心中对陈耕好奇达到了顶点: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不但可以说一口流利的德语、自如的和斯文—克里斯蒂安·金德勒先生交流,而且看起来和这位斯文—克里斯蒂安·金德勒先生还非常熟悉、关系非常好的样子?

    在魔都呆了这么些年,张中华可是非常清楚,这些老外一个个都心高气傲的厉害,看人的时候能用鼻孔看你一下就算是很给你面子了……

    等等!自己这是认识了一个了不得的人物啊!

    张中华忽然反应过来:一个能够和德国人这么熟络、能够用流利的德语和对方交流的中国人,那能是一般人吗?

    之前他还对陈耕“华清大学”的学生的身份打了个大大的问号,但现在,他悄悄的将这个问号缩小了一半。

    一直等到热情的金德勒放开手,陈耕关心的问道:“金德勒先生,您的夫人现在怎么样了?”

    陈耕知道金德勒的夫人已经做了手术,而且手术非常成功,现在正处于术后恢复期,对金德勒的夫人的术后恢复情况陈耕很关心。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9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