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动力王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老爷子似乎也有退休的意思,陈耕惋惜的道:“老师,您才50来岁,我看最少还能在干十几年,而且您可是咱们厂的6级车工,整个上汽集团里技术比您好的车工可找不出来几个,现在就退休,太可惜了吧?”

    陈耕是真的觉得夏示福退休的话很可惜,夏示福虽然是个车工,但他的工作比较特别,是车发动机的曲轴。

    曲轴是一台发动机核心配件中的核心配件,将曲轴从毛坯状态加工成合格的成品曲轴,需要经过10余道工序,包括定位、车、钻、磨、高频淬火、******等多种加工方式,才能够加工出一条合格的发动机曲轴,对于任何一家企业来说8级工是宝贝疙瘩,但6级工也差不到哪里去,而在上汽发动机厂,能够车曲轴的6级工总共就俩,其中一个就是夏示福。

    作为定位于副国*级以下、厅级以上高级领导干部的行政用车,上&海轿车对发动机的稳定性、平顺性、可靠性、噪音等多个关键性能指标的要求比212吉普的那台发动机的要求高的多,而作为一台直列六缸发动机,这台金风680QK发动机比212吉普上使用的那台直列四缸发动机的技术要求高得多,不但曲轴的长度更长,对加工的精度、技师的水平要求更高,而作为上汽发动机厂有名的“金手”,这些年来经夏示福的手车出来的曲轴,在“车”这道工序上从来没有出过问题,这也一直都是夏老爷子最引以为傲的地方。

    “不说这个,都是老黄历喽,”说起自己的技术,老爷子又是骄傲,又有点不好意思:“听说人家外国现在都用数控机床加工曲轴喽,都把电脑装在机床上了,只要在上面按几个按钮机床就能够自动加工出来你想要的零件,据说加工出来的零件比6级技工加工出来的还要好,狼堡从德国运来的发动机就是直接用数控机床一次性加工成型的,我这点本事算不上什么。”

    “话不能这么说,”陈耕笑道:“数控加工技术的确是主流,但技术再发展也没办法取代人的手,像您这样用手摸一把就能知道哪个地方没车好的师傅,不但不会没有用武之地,反倒是会越来越重要,您可能不知道,您这样水平的技术工人在日本都被尊称为‘匠神’,人家在社会上和单位上的地位可高了,如果比着咱们国家来算,那起码也是一个享受正师级待遇。”

    至于夏示福的水平还够不上“匠神”这一点,就没有必要说了,哄老人家开心嘛。

    果然,听陈耕这么说,老爷子脸上立刻充满了自豪:“说这个干嘛,反正我也是快要退休的人了,等我退休,就跟厂子里那些老家伙们一样,让儿子把班一接,整天看看报纸、养养花、养养鸟,那日子,舒坦啊。”

    老爷子似乎很洒脱,但陈耕还是能够从老爷子的眼中感觉出他的一抹羡慕:谁不希望自己的工作被社会肯定呢。

    不过老爷子的心情调整的很快,随即就向陈耕问道:“对了小陈,我听说你毕业后被留在首都了?这次你来是出差?”

    陈耕道:“老师,我毕业后没留在首都,我回我爸他们厂了,这次来魔都是我们公司和普桑上有点业务往来,好不容易来一趟,想过来看看您这些老前辈们。”

    “好孩子,有心了,”听陈耕说是特意来看自己的,老爷子的脸上的褶子都笑开了:“走走走,车间有什么好看的,跟我回家,让你师母给你做红烧排骨,我记得你最喜欢吃的就是红烧排骨,你师母做了一盘子,结果你一个人吃了一大半……”

    老爷子心情很激动,絮絮叨叨的说着陈耕在这里实习时的糗事,并且乐此不疲。

    能理解老爷子,虽然这些年来到上汽实习、实践的学生不少,夏示福带过的学生也不少,但那些学生们只是把他当成了一个普通的工人,没有一个把他当老师的,也没有一个在离开工厂后回来看看他的,可陈耕不但回来了,他还是个华清大学的娃。

    只这一点,就足够老爷子高兴了:不愧是能考上华清大学的娃,看看人家的素质,就是比其他学校的学生娃高出一大截,难怪你们考不上华清!,人家小陈就能考上华清!

    看看!这就是差距!

    心情好,老爷子脸膛红润的厉害,走起路来脚下生风,整个人都仿佛年轻了好几岁,看到熟人大老远的就打招呼,中气十足,嗓门大尤其的大,仿佛唯恐不知道他去年带过的华清大学的学生娃陈耕现在回来看他了,陈耕估摸着让老爷子临时充当防空警报的话,至少能覆盖魔&都两个区。

    陈耕很理解老爷子的这种心态,很自觉的跟在老爷子后面和人打招呼,至于金德勒,这家伙倒是聪明,知道自己不适合出现在这种场合,很干脆的告辞。

    金德勒一走,老爷子彻底放开了,整个工厂里都是他标志性的大嗓门的笑声,刚到楼下,老爷子就中气十足的冲着二楼大喊:“老婆子,你快出来,看看是谁来了?”

    夏示福住的房子是个老式的筒子楼,听到夏示福的声音,夏示福的爱人任阿姨站在阳台上看了一眼,脸上立刻笑开了花:“这不是小陈么,小陈来了?”

    “师母,我来魔都出差,就过来看看您和我师父。”很明白老太太的心情,陈耕扬了扬手中的两封点心、两条烟以及一块足足有六七斤重的排骨,陈耕大声的道。

    果然,看到陈耕手中还拎着东西,夏示福的爱人越发开心了,倒不是她贪陈耕的这点东西,而是如果陈耕是空着手来的,还可以认为只是碰巧碰到了,但小陈手里拎着东西就说明他真的是来看自己家老夏的。

    一个华清大学的学生,不过就是在工厂里跟着自己家老头子学习了几天,来魔都出差还不忘记专门来看看自己家老头子,老太太心里高兴啊,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哎呀,你说你这孩子,来就来么,还带什么东西……老头子,没点眼力价,还不赶紧把东西接过来?”

    就冲这笑容,陈耕觉得老太太十有八九要给自己介绍对象了。

    工厂的生活区和未来的城市小区不一样,大家都是一个单位的,说不定还是同一个车间的同事,几十年的交情下来,彼此之间早就熟的不能再熟,老太太这一嗓子,把左邻右舍的邻居们全都给招出来了,大家探出脑袋齐刷刷的往楼下看,不时地夸赞两句老夏算是带了个好徒弟,都工作了还不忘记来看看他这个老师。

    夏示福得意的满脸通红,宛如喝醉了酒,站在楼下一副横行霸道的螃蟹样子,只恨这楼梯实在是太短,如果有百十米长那就太好了……

    对于自己受到如此热烈的欢迎,陈耕有些惊讶,他以为自己只在上汽发动机厂总共才呆了10天左右,记得自己的人应该不多,但此刻给陈耕的感觉就是似乎整栋楼的人都记得自己,这是什么情况?

    陈耕忘记了,现在整个中国才多少大学生?别说华清大学来实践的学生了,就算是魔都本地大学的大学生,也没几个来上汽的,就算偶尔有一两个来,也恨不得将“老子是大学生!是天之骄子!”这几个字刻在脑门上,比起那些恨不得在脑门上刻字的学生,陈耕的态度简直足以用“三好学生”来形容。

    大家对他的观感大好,自然也就格外热情。

    等大家逐渐散去,时间已经过去了差不多半个小时,陈耕这才有时间能够和夏师傅好好的聊聊天。

    夏示福最关心的就是陈耕的工作问题,刚才他没来得及问,现在想到陈耕刚刚提起说他是去了他父亲的工作单位,皱这眉头问道:“小陈啊,你是华清大学的学生,毕业之后应该留在首都的吧?刚刚你说你去了你爸的单位?是不是……是不是……”

    “你是不是犯了错误”这样的话终究还是有些不好意思说出来。

    陈耕笑着给他解释道:“老师,您放心,我不是犯了错误才下去的,毕业之后我去了国家防务部,不过您也知道,我学的是汽车工程,去中央部委那些地方,我学的这些知识就排不上什么用场了,于是我就想能不能去个能发挥我特长的地方,万幸,单位的领导也很支持我的想法,所以我就下去了。”

    “这样啊……”老爷子连连点头,脸上的担忧之色终于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赞赏和惋惜:“没错没错,你是学汽车的,虽说坐办公室比较体面,可终究还是浪费了你学到的这一身的本事,能学以致用就再好不过了,不过你要下基层,应该来我们上汽的嘛,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对了,我记得你说过一次你爸的单位,是什么单位来着?”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