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动力王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陈耕表示其实我已经充分考虑到当前的实际情况了:“您说的是,所以考虑到各种实际情况,我设计的这台发动机是二冲程的,100CC的排气量,在设计的时候也考虑了咱们国内现有的材料水平和精加工能力,做出成品来的可能性相当大,现在困难的地方在于我们就是个维修厂,只能做一些简单的加工和热处理,没有任何生产、制造、组装发动机的经验,也缺乏精加工的经验和技术,没办法先小批量的组装出一台机器来测试性能,所以老师,您能不能过来担任我们在发动机曲轴制造方面的技术顾问?”

    这家伙终于穷图匕现。←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除了是设计师,本身也是工程师的陈耕当然懂机械加工,但陈耕懂的是数控加工,用国内这种普通机床进行零件加工的技术,陈耕已经落下几十年了,在国内当前这种更考校加工工人技术水平的条件下,他的数控加工程序编订能力基本上没什么卵用,陈某人自己是真没把握能够能够在国内当前的工业条件下加工出一个合格的高精度零件,唯一的办法,就是请这些技艺精湛的老技师们出马。

    但夏示福震惊的眼珠子连都要突出来了:“你根据咱们国家的工业和材料情况做完了设计?”

    他惊讶的重点不是陈耕完成了一台100CC的二冲程汽油机的设计,而是100C、二冲程这两个关键词:作为国内发动机制造行业的从业者,夏示福听说长岭集团从日本铃木公司引进了一款摩托车,型号记不清了,但这个摩托车似乎就是搭载了一台100CC的二冲程发动机。

    难道陈耕“设计”的就是那款铃木的二冲程发动机?

    “的确有借鉴铃木AX100发动机的地方,不过在很多地方都做了改进和调整。”陈耕并没有否认这一点。

    作为一代经典二冲汽油机,陈耕还真知道AX100的详细设计资料。

    让陈耕设计一款全新的发动机有问题吗?当然没问题,如果不考虑当前国内的加工能力,他甚至可以做到让这台100CC的发动机爆发出最大40马力以上的功率,但这有用吗?设计出来了不代表能够造出来,在设计的时候没有考虑到工业基础和加工能力,最终导致设计只能停留在纸面上东西难道还少了?

    若干年后国内的军事论坛上有这么一种说法,大致的说法是“其实我们国家的航空发动机设计师很厉害,能够设计出来世界一流的航空发动机,比美帝的F119还厉害,但我们做不出来,咱们的工业不行,拖了后腿”。

    但在陈耕看来,这话本身就是耍流氓。

    我们先不说这话的可信度,一个在航空发动机技术领域几乎没有多少底蕴和积累、没有没见识世界顶级的航空发动机设计师、设计机构是如何工作的国内航空发动机设计师是否真的能够设计出世界顶级水平的航空发动机(哪怕只是停留在纸面上的参数),但是作为一名设计师,每此看到这样的话陈耕都很想骂娘:任何一个设计师,在设计某种产品的时候都要有前提的,即综合考虑成本、材料基础、工业基础、热处理能力、精加工能力等所有有可能硬性到的因素之后才能够开始做设计,而不是一拍脑袋说我这个设计要这么做,然后根本不顾国家的工业基础能不能加工的出来这个零件——反正我的工作已经完成了,我管你们能不能做出来呢,做不出来那是你们的事,跟老子没关系。←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每每看到类似的论调的时候,陈耕都觉得大****对军工设计师们实在是太优待了,如果是国外企业的设计师,他敢如此傲娇任性的来一句“反正我的工作已经完成了,能不能造出来跟老子有毛线的关系?”,都不用等到第二天,不出半个小时就得收拾铺盖滚蛋!资本家是很现实的,老子给你开工资是让你帮老子赚钱的,不是让你来当大爷的,傲娇是吧?爱哪儿傲娇死哪傲娇去,一大票不傲娇的设计师等着被老子剥削呢!

    好吧,这个扯的稍微有点远,当夏示福再次确认陈耕不是在和自己开玩笑之后,他不得不接受这个看起来有些荒谬的答案。

    不过随即,老爷子就释然了,甚至还觉得自己大惊小怪,小陈可是华清大学汽车工程系的高材生,有参考原型,设计个简单的100CC二冲程汽油机很难吗?

    他完全不知道,现在的长岭集团其实还没拿到AX100的图纸。

    比起这些,职业的特性让他更关心这台发动机的性能。

    “排量98CC,4档变速,最大功率7.4千瓦……”

    这个数据比AX100的7.3千瓦略高一点点。

    “7.4千万?”夏老爷子很吃惊:“真的?咱们的幸福250也才7.3千瓦吧?”

    他吃惊的有道理:国内现阶段仅有的两款“大排量”摩托车之一的幸福250,搭载着一台250CC的单缸二冲程发动机,最大功率也不过是7.3千瓦而已,小陈设计的这个发动机,才98CC的排量,最大输出功率竟然比幸福250还厉害?

    “是真的,”陈耕点点头:“另外我专门设计了一套机油系统,有一个专门的机油壶,能储存4.5升的机油,有一个专门的机油泵来向混合气内喷油,以后就再也不用像现在的二冲汽油机一样,往油箱里兑机油了……”

    现在的国产二冲程汽油机,比如嘉陵50、轻骑15,全都需要按照一定的比例往油箱里兑二冲汽油机专用机油,有了这套单独的机油供应系统,就再也不用这么麻烦了。

    当然,狼堡的“汽油—机油”混合动力发动机并不需要专门准备一个机油壶和机油泵,人家的技术更“先进”。

    老爷子听的连连点头,对陈耕的这个设计很欣赏:“这个设计好,有了这单独的机油壶,以后去加油的时候就再也不用拎一桶机油去兑油,太方便了。”

    “不过这么一来,问题又回到了原点,我们没有任何生产发动机、加工零件和组装的经验啊,”陈耕可怜巴巴的望着老头儿,双手合十:“老师,您就过来帮我一把?”

    说完,陈耕拍了拍脑袋:“瞧我,总不能让您白给我们帮忙,我给您说一下我们公司聘请顾问的条件:对于您这样的技术顾问,除了会给安排住房之外,顾问费是每月200,奖金的话每个月不等,但不会低于工资的20%且上不封顶,每年发14个月的工资,年节有过年过节费和福利;

    另外,像您这样的外地顾问,每个月还有4天的探亲假,路费按照150%的比例来报销,如果是孩子来看您,也是这个报销比例。”

    150%的报销比例,这个很容易理解,除了路费之外,路上总还要吃点东西吧,好不容易回一趟家,总要给家里人买点东西吧?这多出来的50%就干这个用的。

    一直坐在旁边陪着这师徒俩说话的任阿姨,听到陈耕开出来的这些条件,立刻就有些心动。

    他们家虽然是双职工,家里孩子也不多,只有两个,老大已经成家立业,老二在厂里当个临时工,老二马上就能接老头子的班,家里似乎没什么压力,可实际上也不是这样,一家六口人就住在这个30多个平方的房子里,住房的压力很大,大儿媳妇已经念叨了好久说想要出去租一套房子住着了。

    也是,任阿姨能理解大儿媳的想法,现在这个住房条件,三口之家都有点嫌小了,何况是一家6口三代人?小两口连过点夫妻生活都得偷偷摸摸的,想想都觉得难受。

    如果自己和老伴去外地上个班,不说让孩子租房子住,最起码能能腾出点空,让孩子们过得更舒服一点,手里的钱还能接济一下两个孩子,顺便给老二攒点儿结婚钱……如果是像以前那样,儿子接老子的班,老两口靠着那点退休金,老二结婚可就麻烦了。

    推了夏师傅一把,任阿姨道:“老夏,你今年才刚过50,往后最起码还有二三十年好活呢,难道这二三十年你就打算养花养草了?小陈可是你徒弟,你都跟我说过多少回这孩子有灵性了?既然孩子需要你帮忙,你就过去帮他一把呗。”

    夏示福当然也心动,不过同时也有点犹豫:“可我擅长的就是曲轴加工,其他的我也不是很懂啊。”

    “老师,除了您之外,我还打算在咱们厂请一些老师傅一起过去,哦,对了,现在我们公司的条件虽然还比较艰苦,但公司盈利能力很好,每个月的车辆改装数量都有好几百辆,所以我打算盖几栋房子,如果您愿意和我们签一个5年的顾问合同,您二老一起过去,任阿姨的工作我想办法来解决,最迟半年,您们就分到一套2室1厅的房子。”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