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动力王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牛师傅您这话不是骂我么。还有诸位叔叔伯伯们,说起来本该是小子我去拜访大家的,现在还让叔叔伯伯亲自跑一趟,实在是对不住大家,我给大家道歉了。”

    说完,陈耕给大家深深的鞠了一躬。

    陈耕这番真情实意的态度可是把老爷子们给感动坏了,虽说宣传上总说工人是国家的主力军,可在实际当中却不是这么回事,大家什么时候见过对咱们轮扳手的工人这么客气的领导?大家心里顿时就暖洋洋的。

    一阵客气之后,确定了这些老师傅们都有意和自己走,陈耕心里也终于松了一口气,道:“诸位叔叔伯伯们愿意在我们公司起步之初伸出援助之手,小子我万分感激,在这里,我代表我们公司谢谢大家!”

    说完,他站起身来向大家再次鞠了一躬,这才接着道:“在这里我当着这么多长辈的面说一句,我们公司多了不敢说,盖个四五栋楼的钱我还是拿得出来,不过有一点还请大家见谅,房子的地点可能比较偏郊区一点,市里的地皮不好批。”

    刚刚陈耕说到请大家见谅的时候,不少人的心顿时一紧,不过等听明白陈不过是要在郊区盖房子,大家的心立刻放回了肚子里:谁不知道城里的地皮难批啊,郊区也是一样的,比起现在的房子,能在郊区有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不知道有多少市里的人哭着喊着要换呢……当然,也会有无数的人死活都不换,说起来也好听不是:爷是住城里的。

    大家立刻七嘴八舌的表示完全没问题,性格比较着急的已经开始催促着陈耕,问什么时候可以上班了。【偷香http://www.biqugezw.com/4_4056/】

    既然有这么多人,陈耕决定干脆包一辆车,让这位老爷子们一起去海洲看看润华实业的情况,之后再做决定。

    这话一说出来,哪怕是最谨慎的人也彻底放下了心。

    人心就是如此,若陈耕不说这番话,想到千里迢迢的去海洲上班,大家心里多少还要有些犯嘀咕,好歹上汽集团也是魔都市重点企业、在中央那也是算一份的,不用担心发不出工资,可有了陈耕这句话,大家心里反倒是踏实多了。

    带的合同样本不够,就在张向阳给诸位老师傅们读合同中的内容的时候,门口传来一个炸雷般的嗓门:“挺热闹啊。”

    这个炸雷般的嗓门一响起,房间内正竖着耳朵听张向阳念合同的人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一个个拘谨的厉害,简直就像是猫见了老鼠。

    什么情况?陈耕一愣。

    “老厂长来了。”看陈耕发愣,一旁的夏示福小声的道。

    老厂长?

    皱眉仔细回忆了一下,陈耕才想起来这位老厂长是谁。

    老厂长当然是相对于现任厂长来说的,现任上汽集团发动机厂的厂长姓葛,40多岁,老厂长姓谢,今年已经66岁了,去年陈耕来实习的时候刚刚退休,。

    虽然退休了,但老爷子依旧对工厂充满了热情,他说的话也没人敢小觑,现任厂长、副厂长、办公室主任、供销科、采购科……发动机厂的所有重量级部门的头头脑脑全都是老厂长一手提拔起来的,别看他已经退休了,可说的话比厂长还管用,至于老厂长的威信有多高,只要看看这帮子“骄兵悍将”拘谨成了什么样子就知道了。【偷香http://www.biqugezw.com/4_4056/】

    老厂长在这个时候来,怎么有种夜猫子进宅的味道啊。陈耕心里头暗自叫苦,反应却是不慢,连忙站起来恭敬的和老厂长打招呼。

    “是你这小家伙啊,”谢厂长虽然66岁了,但精神矍铄,面色红润,腰杆也是挺得笔直,笑眯眯的对陈耕道:“我记得你,姓陈,去年的时候你在厂里呆过几天,是吧?”

    “是,老爷子您记性真好,”陈耕赶忙道:“我是去年来咱们上汽实习的学生,在咱们集团呆了一年多,今年毕业前夕才回去。”

    “你在上汽呆了一年多?”老爷子有些惊讶。

    “我是华清大学汽车工程系的,在咱们这边实习了几天后,主要是在普桑那边协助狼堡的工程师。”

    “哦,我知道了,”说起这个,老爷子恍然大悟:“听说前段时间有个学生娃帮着狼堡的那些子眼珠子长在脑袋顶上的家伙找出了普桑的好几个隐患,不会就是你吧?”

    “您怎么知道的?”陈耕吃惊的道。

    自己的产品有隐患,不是自己公司的职工发现的,这让狼堡方面深以为耻,陈耕觉得狼堡方面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将消息透露出去,这种秘密老厂长怎么会知道?

    “这算什么,”老爷子哼了一声,脸上一脸的不以为然,那表情,似乎这种事情他本来就该知道的:“小家伙,给我说说,你们在闹腾什么?”

    面对这么一位威信都高的不像话的太上皇,陈耕哪里敢隐瞒什么,乖乖的将自己的想法抖搂了出来。

    等陈耕说完,老爷子虚点了陈耕两下,似笑非笑的道:“你小子,胆子倒是够大的,竟然挖墙脚挖到这里来了?”

    陈耕嘿嘿的笑道:“本来是没敢挖墙脚的,而且小子我这也不能叫挖墙脚不是?就是请咱们已经退休的老师傅们过去指点我们一下,咱们厂在岗的职工我们可一个也没打主意。”

    老爷子果然是老派领导,根本就不跟你讲道理,眼睛一瞪,道:“过分不过分是你小子说了算的吗?”

    一群老师傅的眼中顿时愕然:不是吧?难道老常不同意?

    愕然之余,心中不免就有些恼火:我们都退休了,现在就想趁着自己现在还能动给孩子们攒点钱弄个大点的房子,就这你也拦着?

    老厂长的威信固然是大,但也不能拦着大家正当合法的挣钱,敢拦着,就算威信再大,大家也敢跟他呲牙的。

    但是看着老兄弟们的眼神,谢老厂长眼中有些黯然,不过这一抹黯然很快就隐去了,瞪着陈耕道:“小子,你刚刚说的这些都是真的?你们公司真的能够把212吉普的悬挂给改了?”

    “是真的,”陈耕点点头:“您老人家如果不信,我打算包辆车带着诸位伯伯们一起回去,您可以和我一起去我们单位看看,正好也帮诸位伯伯们把把关。”

    “老厂长,这小子是在华清学的汽车工程,还跟着那群德国鬼子学了一年多,应该也是学了一点本事,应该不大可能说谎。”为了两套房子,夏示福还不犹豫的站了起来。

    牛师傅也随即站了出来:“是啊,老厂长,海洲有家单位在改装212吉普的事,咱们都听说过,这事儿不能有假。”

    “我也觉得是真的……”

    陈耕以为还要费一番口舌才能说服这老头,但出乎他的意料,自己不过刚刚开了个头,诸位老爷子们就七嘴八舌的帮自己说起话来,看到这一幕,再看看老厂长的那张脸,陈耕心里头暗笑起来:众怒不可犯啊。

    但出乎陈耕意料的是,老厂长老摸着刮得铁青的下巴沉吟了一会儿,竟然点头了:“好像也有点道理……小子,你要是答应老头子我一个条件,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要是你不答应,我也不为难你,在小夏家吃了这顿饭,你就哪来的回哪儿去吧,老头子我在厂子说了话,还是鞥有点作用的。”

    陈耕心里一沉,可到了这份上,自己还能后退吗,不能!当即点点头沉声道:“您说。”

    “好小子,”眼看陈耕在自己的威压下竟然还能够做到如此不卑不亢,老厂长也有些诧异,赞了一句,声:“小子,你刚才说你们单位有生产吉普车的资质是吧?”

    “是,”陈耕道:“去年的时候,我们单位从北汽得到了212吉普的相关图纸……”

    “那就简单了,我的条件也简单,只要你能把我们的金凤发动机和变速箱移植到212吉普上。”

    “把上&海轿车上的那台金凤680QK直列六缸发动机移植到212吉普上……”陈耕的嘴巴张的老大: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老厂长竟然会提出这么一个要求:您老人家就算您不乐意我来挖人,也犯不着用这种方式来拒绝我吧?

    212吉普的发动机舱不算小,;理论上只要排量不超过5.0的发动机,不管是V6还是V8的发动机都能够放的进去,但有个问题,212吉普的发动机舱是一个纵置发动机的机舱,此前是根据直列四缸发动机的机体长度设计的,而金凤680QK直列六缸发动机的机身长度比一台5.0L的V8发动机还要长!

    这甚至还不是最重要的,要命的是,212吉普的动力传输路线是“发动机—变速箱—分动箱—前/后驱动桥—车轮”,而上&海SH760A的动力传输路线是“发动机—变速箱—后驱动桥—车轮”,是的,没有分动箱,而212吉普的分动箱显然不能直接拿来装在上&海轿车的这个变速箱上,这意味着接下来要么修改变速箱,要么修改分动箱,或者直接放弃分动箱,但放弃了分动箱,212吉普也就失去了四轮驱动的能力,一个非四驱吉普车还能叫吉普?

    陈耕觉得老头儿这番话里面满满的都是恶意!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