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鉴宝大师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听到那中年人还要出价,李逸的眉头皱了起来,从刚才黄毛和黑发的表现来看,这两个人的信誉可虑。

    这块料子他是绝对不会放手的,可如果真的再和这个中年人纠缠上几个回合,万一那两个没节操的又来截胡就麻烦了。那么,下一个价格究竟应该报在什么位置呢?

    众人目光聚焦之下,那人迟疑了片刻,忽然颓然的一垮肩膀,

    “算了,我答应我女儿不再赌的,小兄弟,这块毛料是你的了。”

    看到中年人居然认怂,没了热闹可看,围观的众人发出巨大的嘘声。黄毛也遗憾的叹了口气,声音之大,让就站在他旁边的李逸听得直皱眉头。

    “没人再报价了吗?”

    黑发青年冲着人群喊了一嗓子,黄毛则扯了扯李逸的衣袖,低声道:

    “兄弟,你看刚才那大叔本来是要出价的,可惜因为这个……这个家庭责任的问题……呵呵,这个我们也不能勉强是吧?只是……这个……”

    李逸将上身朝后倾斜了三十度角,鄙夷的看着这个一边搓着手,一边结结巴巴有点不知所云的年轻人,哥们,你这脸皮厚的还不够到家啊。

    “你们到底卖不卖啊?我们还等着看完解石回家呢!再耽误会儿,路上就该堵车了!”

    人群里陡然传来一声抱怨。李逸笑了,你看人家这脸皮,看热闹也看的这么理直气壮!围观的众人也笑了,纷纷给这哥们点赞。

    黑发青年登时就被气到了,可那人是躲在人群里吼的这一嗓子,别说是找不到人,就算是找到了又能怎样?

    他扯了扯还想再说点儿什么的黄毛,扭头对李逸说道:

    “既然没人再出价,那这料子就是你的了,哥们,怎么付款?”

    “转账吧。”

    黑发青年点点头,从兜里摸出一张银行卡,

    李逸打开手机银行的转账界面,输入卡号、金额,交给黑发青年检查后,按下了发送键。

    “四十万,小李老师可真有钱。”

    苏可欣和王胖妞挤到李逸身后,看到他毫不犹豫的就掏出了四十万,不禁暗暗咋舌。

    人群中,王胖子看着李逸和苏可欣等人的背影,目无表情的不知道在琢磨着什么,站在他旁边的刘宇洪则很有点咬牙切齿的模样,阴郁的眼神中充满了愤怒和嫉恨。

    “怎么解?是接着片还是先擦一下再说?”

    老板笑眯眯的凑过来,不管能不能解出来翡翠,今天这场大戏一唱,今后几天他的生意应该会好上不少,所以很干脆的提都不提解石费用的问题。

    “擦吧?先把白雾都擦出来,看看范围有多大。”

    李逸也没什么经验,但是他知道这块是玻璃种,如果随便下刀伤到了翡翠,到时可是哭都哭不出来。

    老板看了看切面,犹豫道:

    “看着应该还是能再片一刀……算了,擦就擦吧。”

    两个小时之后,围在店铺前观看解石的人早就四处星散,然而刚才那神奇的一幕却足以让他们津津乐道上很长一段时间。

    旁边一家店铺门前,一个头发染得乱七八糟跟个金刚鹦鹉似的小伙子死死的盯着地上的毛料,眼睛里的金光恨不能射出去两尺远,直接透视毛料,

    “妈蛋,老子要是能解出来那么大一块玻璃种……啧啧,这辈子都值了!”

    “是啊,人头那么大一块,得值多少钱啊!”

    身边同伴的语气中也充满了惆怅。

    “快拉倒吧,哪有那么大,那是怕伤了料子没往里边擦!不过就算是小个一倍、两倍也不得了啊,你们看到那色没有,好像是黄杨绿满翠啊!”

    “不说这个,说起来老子那叫个羡慕嫉妒恨啊!哎,你们注意到最开始那两个小子的表情没有?那叫一个滋味十足!”

    “滋味十足?换成你小子,只怕还要精彩上个十倍百倍吧?曾经,有一个机会摆在我的面前,我没有珍惜……”

    鉴宝讲堂的办公室里,那个最先跟两个年轻人接触的中年人正气愤的拍着桌子,

    “胖子,哥心里这恨啊!最开始那小子没去的时候,我已经跟那个黄毛都谈的差不多了,结果这小子一点都不讲规矩,后来的你都看到了,那么大一块玻璃种,少说上千万!”

    刘宇洪在一边帮腔,

    “老王,有件事情我还没来得及说,本来今天跟我的那两个丫头已经看上了老黄店里那款青花梅瓶,正准备出钱的时候那小子忽然跑进来,三说两说就把俩丫头给勾走了,我是悄悄的跟着她们才发现周老师居然也在,而且还是在跟那小子抢毛料。≮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办公椅上,王恪守面无表情的把玩着一枚龙凤玉佩,隔了半晌才缓缓说道:

    “天不早了,老刘,老周,都回去歇着吧。”

    刘宇洪和那名叫做老周的中年人对视一眼,无奈的起身离开。

    同一时刻,溯灵斋的待客区,白千叶正仔细的观察着刚刚被完全擦开的玻璃种,在强光手电强烈光线的照射下,婴儿头颅大小的玉料散发着迷人的翠色,那团青翠中带着一点嫩黄的宝光让桌旁的两个人都感觉到一阵阵的目眩神迷。

    “种、水、色都是绝顶,这块料子我吃不下啊!”

    爱不释手的看了半晌,白千叶关掉电筒,长叹一声。

    “白叔,你看这块料子能值多少钱?”

    “我想想……三副镯子,七八个戒面,三个挂件……如果卖的好,差不多在一千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