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科幻恐怖 > 养尸为祸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村子外的山路上却不怎么平静,相反却有些让人揪心的恐惧。

    吴超派出去的两个民警拿着手电沿着山路朝山下小心翼翼的走去,大雨磅礴路上没怎么积水,倒是泥泞不堪。

    两位民警走起路来,很艰难,当然也很艰险,他们一前一后,有个照应,深怕那个不小心摔下了山路。

    他们俩人一路上啥话没说,纵使这样子,走路还是很慢,现在才刚刚走出山村没多远。

    山路阴风飕飕,电闪雷鸣,树枝摇摆,雨滴击打在上面发出了滴答的声音,让人听起来毛骨悚然。

    “路真难走!”

    民警小吴有些埋怨的说道:“这雨简直就是停不下来了。”

    “别抱怨了,咱们任务要紧。”民警小白在后面回了句。

    话毕,两人都没咋说话,走了一段路,小吴停了下来,用手电照了下周围“咦……”

    “咋了?”

    小白在后面也跟着停下来“又咋的了?”

    “我怎么感觉,咱俩刚才走那么多路,还是在原地!”小吴拿着灯照着周围的树木。

    “别扯了,怎么可能,不出意外的话,咱们50分钟后铁定的能下山。”小白退了小吴一把“走吧,人命关天,真不晓得这小山村怪事儿还真多。”说着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不对,你山路两旁的树,还有这山坡,咱们刚才不是刚从这里走过么?”小吴大吃惊的说道:“这他妈的是不是活见鬼了!”

    小白在后面啜了一口“我呸,别说丧气话,山路环境都很相似,再说两旁都是这种树木,大晚上的你能分得清?别瞎说。”

    “真他妈邪门!”

    小吴轻声骂了句,继续往前走,事实上他心里已经有些害怕了,这山村他多多少少还是知道一些传闻的,远近有名的死人村,现在又摊上死了好几个人,他不多想都不行。

    正走着小吴突然把头扭了回来“你打我干嘛?”他明显感觉头上被人敲了一下。

    “啥?”

    小白正低头走着,着实吓了一跳:“你小子一惊一乍的想吓死人啊!”

    “不是,你刚才打我干嘛?”

    小吴询问道。

    “啥玩意儿,我打你?我特么有病啊!”小白在后面没好气的说道。

    小吴有些郁闷了,看小白不像是是在开玩笑,心里更加的发毛了,不过作为警务人员他还是大着胆子朝前走。

    走了一段距离,两个人都突然的站住了,并且异口同声的说道:“你打我?”

    而后,两人的脸色都变得不怎么了好了,拿着手电朝左右照了照,依然是大雨倾盆,山路上除了他们俩人之外再也没有别谁了,他们的心里都吃紧,不过他们真实的感觉到有人打了他们一下。

    越是这么想,心里就越毛,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他妈不管你是人是鬼,给我滚远一点!”

    小吴扯着嗓子大骂,算是给自己壮个胆。

    黑夜里,声音传出很远。

    两个人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小白拔出了腰带上的手枪“小吴,小心点,咱们走!”他心里不害怕,那都是假的,说什么夜晚走路不怕,重要的是得看在哪里走山路。

    一阵风过过,大雨狂打在他们身上,甚至想把他们的身子吹斜,树木狠狠的摇摆着,就像是有好多人在不停朝一个方向摇晃,两人的手电成了黑夜里唯一的一丝光亮。

    走过一个山坡,两人刚上去,就定了原地,在前面站着一个人!

    穿着白衣服的人!

    两个人猛吸一口气“谁?”手电打了过去,这个人背对着他们站着一动不动。

    看起来似乎像一个女人。

    大晚上的雨夜,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山路上猛然出现这么一个人,搁谁估计都膈应。

    小吴和小白举着枪朝前走去“不要动,转过身,不然我们开枪了!”他们慢慢的靠近。

    “咯咯……”

    前面这个白衣人发出了阴森的笑容,听着让人浑身很不自在。

    就在两个人快要靠近的时候,这个白衣人突然朝前面跑了起来,一秒的功夫就消失在了黑夜雨雾里。

    小吴一马当先拿着枪朝前面的山路照着,心里砰砰直跳,忽然发现这个人站过的地方留下一滩子黄黄的酸腐性的水,他慢慢蹲下身“小白,把你的一次性手套给我……”

    可是,小白并没有回答,小吴猛然抬头却不见了小白,只看到地上丢下的手电筒,接着一个白色身影从前面快速的掠去,并且它侧面还夹带着一个东西,小吴一看竟然是两条腿,他大惊,抓着手枪对着白衣人砰砰开了两枪,可惜,白衣人的速度太快,竟然再次没入黑夜里。

    他追了一段距离,没追上,停下身,在原地迟疑了几秒钟,想着不能再追了,一转身,猛然看到一张狰狞而恐怖的脸,接着是一双锋利的手抓向了他的脖子!

    小吴挣扎了一下,眼睛瞪得很大“是你!”

    白衣人哼笑了一声,张着嘴巴咬住向了他的脖子,接着是一阵撕裂东西的声音,和哼哧的声音。

    枪声响过之后,正在上山的薛博福和高峰他们猛地一惊。

    酷匠%F网g唯}《一^R正0p版O9,其他都{{是Du盗q版t

    “是枪声!”

    寇鹏大喊一声“出事儿了!”

    “速度上山!”

    薛博福没等高峰发话就开口了“紧紧跟随,快速前进!”他手里多出了一把明亮的手术刀。

    墓穴深处,血腥味儿和潮湿的味道很重,压得人喘不过气儿。

    但是,整个空间全部被封死了,没有一条路。

    我亲眼见到婆婆就是从这里消失不见,然而,现在我的面前,却是一堵厚厚潮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