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大汉龙骑

    一秒记住【笔趣阁文学网www.biqugewx.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  袁绍抵达平原的消息很快传遍天下各郡,各路谍探几乎在一瞬间全都忙碌了起来,四下打听,有想要知晓袁绍是不是要领兵出征的也有打探冀州军什么时候南下的,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平原城,反倒是之前最为引人注目的沛县一瞬间大家好像都失去了兴致,比起刘澜与曹袁联军的对垒,袁绍大军南下无疑更有噱头。

    很多人都想知道,消灭了公孙瓒的冀州军主力南下之后到底会有多么恐怖,虽然袁绍距离他们还很遥远,但是和刘澜这一战无疑是目今最惹人注目的一场交战,大家都想知道,这两家到底谁会笑道最后。

    而随着各路谍探源源不断将消息从平原传达回去之后,关于这一次袁绍抵达平原出现了许多版本,虽然版本各个不同,但最后都指向了冀州军即将南下这一重要点,此时,不管是曹操袁术还是刘澜甚至是刘表刘璋,都在观察着冀州观察着袁绍每一个细小动作,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就会立即将消息传回。

    但无人知晓,这些消息却无一例外都是袁绍故意泄露出去的,他不仅仅要迷惑刘澜,更要迷惑天下所有人,因为这个时候高览已经兵分五路南下青州,他现在的目的就是让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停留在平原,不然一旦被有心人发现,那么他之前所有的部署就都落空了,现在因为他的出现,可不就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平原,至于高览那边,就算被发现了,区区几千人的调动,也不会引起太大的注意,不会当回事,毕竟关注的重心现在已经在是他带兵出征和什么时候出兵上了。

    其实这两个猜测已经引发了所有诸侯的猜测,好像有为数众多的人都有些期待袁绍时隔多年之后再一次披挂上阵,当然其实更多人还是在担忧刘澜是否能挡住袁绍,如果连刘澜都败了,那么他们不禁就想到了自己,为个人的远景而担忧,面对袁绍他们又拿什么抵挡?

    就在这样的氛围下,刘澜带着近卫军飞奔一日抵达了沛县,故地重游,但一切彷如隔世,当初他到沛县的时候,整个沛县不过是沛郡最不起眼的一座小县,城池小人口少,所以配件的百姓更习惯将沛县称之为小沛,但现在虽然这个称呼依然被保留了下来,但沛郡的百姓却都明白,沛郡现在最大的一座县城,却正是当年的小沛。

    小沛的规模自刘澜入驻之后扩大了三四倍,人口也随着经济的繁荣不断增加,其户籍人口数量,别说是和沛郡各县相比了,就是整个豫州,都算得上数一数二的。

    正准备在沛县大干一场的陈宫正在临时将军府邸谋划着对付曹操的计划,就在这时一名沛县县兵前来,将他招到了县令府。

    来人其实一句话也没有说,但是他掏出了一块令箭之后,陈宫便火急火燎的赶往县令府,刚到府们前,就看到了膀大腰圆的许褚正站在门口,见他抵达,迎了上来:“陈军事,我再次等候多时了。”

    “主公是什么时候到的,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陈宫跟着许褚进入县令府,只听许褚说道:“这一次来的匆忙,别说是军师您了,就连沛县郡守单子春他们都是主公抵达之后才知情。”

    陈宫嗯了一声,刘澜来的这么急,必然是有什么要事发生,难道是要对曹操用兵,他现在兵力部署还在准备阶段,虽然出兵没多大的问题,可是把握就不会太大了,所以他有些担心,如果这个时候主公让他出兵的话,他该如何婉拒呢。

    不过沛县的情报来源显然比不上徐州,很多消息他这里都是靠刘澜中转,所以冀州那边的情况并不知晓,如果他知情的话,也就不会是这样一个念头了。

    跟着许褚一路向议事厅赶来,因为来的匆忙,单子春不可能给刘澜准备官邸,所以刘澜要么去军营要么就只能在县令府住下,而且还是厢房,毕竟在汉代当官所居都乃是官邸,单子春的家眷都在后衙,虽然刘澜身份不一般,但他就算暂且让家眷搬离,刘澜也不大可能同意,所以他暂时就只能在厢房和近卫军住下,不过接见陈宫以及单子春和徐盛则还是在议事厅。

    “仲康将军,主公这次来到底所谓何事,你方便的话给我透露些,我也好有个准备。”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陈宫在前往议事厅的路上问道,其实他和许褚并没有多少交集,人家会不会告诉他没有把握,可这么紧要的关头,他也只能一试了。

    头前带路的许褚放慢了脚步,低声说道:“袁绍到平原了。”

    果不其然,虽然看起来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但却又太多消息需要他消化了,冀州大军早在数月之前就开始在平原集结,这事他是知道的,而袁绍突然从邺城抵达平原县,用意不言而喻,怪不得主公这么急着赶过来,看来给他的时间确实不多了。

    可是他现在的情况。陈宫有些丧气,如果之前还是意气风发准备好好大干一场的话,现在则是浑身的压力,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了,而他最害怕的是,一旦刘澜调兵,那他这几天的努力不就是一场泡影吗?

    人算不如天算,陈宫是真有些泄气的感觉,但他很快又反应了过来,如果主公真要调兵前往琅琊的话,那么十有八九是要先招他回徐州,然后与他商议,而不会亲自前来与他商议,这其中虽然看起来差别没多大,但本质却大不一样。

    陈宫好似看到了希望一般,加快了脚步前往议事厅。抵达议事厅前,许褚通报之后,屋内传来了刘澜的声音,陈宫迈步进屋,徐盛和单子春都在,坐在下首,但是右边的位置却空着,明显是给他留着他,他朝上首穿了一身薄衫的刘澜施礼之后落座。

    “公台一定很意外吧。”刘澜笑说道。

    “是有些出人意料。”陈宫笑了笑说道:“但主公这么急赶过来,必然是有大事发生或者有大事将要发生,如果主公是来让我出兵进攻曹操,某不敢答应,现在一切还在布置阶段,贸然出兵不但一无所获,还有可能会损兵折将。

    刘澜占了起来,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道:“没有时间了,如果一个月两个月最多三个月沛县之战结束不了,那么我就只能把部队调往琅琊了,实话告诉你,袁绍现在就在平原,甚至他现在可能都已经发兵了。”

    刘澜站了起来,而陈宫反而坐了下去,看向刘澜,道:“主公既然把沛县这一仗的指挥权交到在下手里,那么就要相信末将定不会辜负主公信任,可是主公同意是代表的将领,要用三个月的时间去结束一场战斗,您觉得有可能吗?”

    陈宫就是这样一个性格,他的回答也许并不那么委婉,但却让人无话可说,三个月,也许对付一些山贼土匪足够了,但是与曹操这样的部队交战,远远不够,别说是他陈宫不可能给他这个保证,就算是放眼天下,也没人敢保证一定能在三个月内战胜曹操,除非他内部资金出现大动乱,可这又怎么可能?

    “主公既然明白这一点,就应该明白,现在我们与曹操这一战,正处在僵持阶段,不管我们是否愿意解释也好不愿意承认也罢,想要在短时间内击败曹操根本没有这个可能,现在主公您没有别的选择,要么就让我安心指挥接下来与曹操的作战,要么就调部队前往琅琊,在下虽然不敢保证击败曹操,但防住他不入徐州还是有信心的。

    刘澜的脸色瞬间变了,虽然与他之前所想出入颇大,但是陈宫这番话倒不失为一条绝佳的选择,当然由陈宫来负责防御曹操的话,显然在合适不过了,老对头之间的再次遭遇,也许因为撤兵很难在激起任何碰撞和火花,但过程却必然精彩,而且陈宫既然能说出这番话来,就说明他对于防住曹操信心十足。

    刘澜不得不认真考虑陈宫这一建议,虽然陈宫自己心中也很遗憾,但是比起全局比起大势,个人的这些虚荣反倒算不上什么了,而且如果能在这样不利的局面之下防住曹操,同样彰显功力,与消灭曹操,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区别。

    当然这一切首先要取决于刘澜是否对他有足够的信任,毕竟不管怎么说,他在刘澜面前始终都是败军之将,甚至是在曹操面前也是如此,是否值得信任,这需要刘澜来充分考量,但只要刘澜敢相信他,那么他就一定不会让刘澜失望。

    曾几何时,他和吕布也有过这么一段蜜月期,他们配合无间,所向披靡,他希不知道与刘澜之间这样的时间能维持多久,但他愿意用自己的努力来让刘澜一直信任他下去。刘澜不比吕布,没有那么多的顾虑,其实对比吕布来说,他的顾虑最重要的就是当初的兖州势力太大了,而与兖州势力相比,他的本部力量太过薄弱,所以他会猜疑会顾虑其实也在情理之中。

    但是刘澜的情况又有些不同,因为在他面前,自己的存在可有可无,对他谈不上帮助,也就自然构不成威胁,就算他想带着部队转投他人甚至是刘澜,恐怕立即就会引起兵变,这情况他清楚,所以在军中他立威是一方面,但是尽量不碰触这其中的一些底线,更是关键,不然徐州的兵带不动。

    “既然如此,那么就如你所愿,你在沛县需要多少人?”其实算是沛县军在加上上赵云的徐州军,这里的兵力已经足够了,如果陈宫还要留下摄山营甚至是张飞的部队,虽然他也会答应,但是这防御的存在有没有必要则是他要仔细考虑的了。

    毕竟被曹操吸引这么多部队,那和袁绍的交锋,他还调动什么部队,倒不如让陈宫直接先解决曹操好了,所以部队刘澜的心目中最多把徐州军留下来,再多,他肯定放弃徐州了,干脆直接撤往广陵,把所有部队集结在广陵防守。

    这个选择也是被逼无奈,可是除了这样做能最大减低两面被攻的局面,也没有其他更好的选项了。

    “不用太多,有琅琊军,再加上一部徐州步兵足矣,不过主公必须把龙骑军留下来,由文远指挥或者继续由子龙将军统领,与我军内外配合,如果由子龙将军指挥,那么沛县城内有我、文远和徐盛都督,城外有龙骑军与子龙将军,防御曹操足够了。”

    “你说的是真的?”刘澜一惊,道:“可这还不到两万人,够了吗?”随着刘澜重心转移到秣陵,徐州原来大军驻守的局面再也不复存在了,赵云指挥下的部队只有步兵有三万人以及龙骑军五千人,当然这只是赵云独自指挥的部队,但毕竟现在不比往常,乃是徐州都督府,而琅琊军和沛县军又都隶属于徐州都督府,所以徐州的全部兵力应该是步兵五万骑兵五万,这个人数几乎是刘澜全部部队的二分之一,这样一个规模,更是远远超过了辽东,毕竟徐晃那边满打满算步兵骑兵其实才两万多人。

    而且这还是在刘澜的要求下进行了缩编,当然这样庞大的规模,其实最初连刘澜自己也吃惊,最初刘澜对部队的统计,其实只是计算他的直属部队,但是诸如沛县军和琅琊军这都是忽略不计的,所以在当时的情况下,部队十二万人,徐州三万,辽东三万,他直属六万,但是在经过张昭数次强烈建议裁军之后,虽然部队在原有的基础上进行了裁撤,但真正撤销的部队数量却十分有限,不是不想撤,而是无兵可撤,就好像琅琊军和沛县军,你不能撤,撤了,就只能从他的直属部队里往去调,可不管是关羽还是张飞亦或是张颌太史慈,他们的部队已经尽可能的压缩了,所以他只能在辽东军、摄山营和赵云这里动脑筋,但最后撤下来的部队,也并没有撤多少。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wx.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