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永恒剑主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隆隆!

    此时一阵阵雷声传来。

    “额....我刚才是怎么了?好像是走神了。”余畅忽然动弹起来,表情一下从蜡人一般的凝固,瞬间转为灵活自然。

    “我也是,刚才想到一件事,一恍惚好像走神了。”边上舒络衣也是皱眉道。

    林新眼前这才缓缓恢复正常,想起自己刚才小小的一次走神,按理说他们身为内家高手,不应该会这么严重的走神。

    他顿时警惕起来,看了眼怨气符,已经一张彻底燃烧得差不多了。

    “这里恐怕有些麻烦!”他站起身沉声道。

    余畅和舒络衣此时也反应过来,两人都不是傻子,不是新入弟子,能够在松林剑派呆这么久,自然都是经历过很多任务。

    舒络衣拿出自己的一张高级怨气符,白色的符纸正缓慢的燃烧着,速度很慢。

    “确实有麻烦。”

    “既然被我们遇到了,那就进去看看?”舒络衣站起身肃然道。“高级怨气符燃烧速度慢,应该不是很强的怨气,或许是才聚集不久,我们应该能应付得了。”

    “从刚才我们三人都莫名其妙走神来看,应该还有一定的麻痹毒性。”余畅低声判断。

    “这个我来。”林新这次出来是财大气粗,最基础的三种符纸都买了一大叠。怨气符,避毒符和甘霖符。

    要不是更高级的符都不在市面上贩卖,他估计还要花钱购置更多的高级符纸。

    就光是这些符纸就花了他两千多玉钱,每种上百张。

    拿出三张避毒符,他使劲一弹三张符纸,注入一丝内气。

    顿时三张符纸同时燃烧起来,三人周围空气瞬间为之一清。

    “果然有毒!”林新正色道。

    “这里可是我松林剑派的腹地,居然有人胆敢在这里作乱,产生怨灵。胆子可真够大的。”舒络衣冷冷道。

    呛的一下,她拔出长剑,直接朝着双层小楼走去。

    林新想要劝阻也来不及,怨气或许他们可以有办法防御,但是怨灵他们根本没法应付。

    他和余畅一起起身,赶紧朝着舒络衣追去。

    嘭的一下,舒络衣直接踹开房门走了进去。

    房屋内什么也没有,只有几张布满灰尘的桌椅,地面上满是密密麻麻的灰尘脚印,似乎在他们进来前,已经有人先进来过一趟。

    舒络衣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一把绿色匕首,像是玉石打造一般,她手握住匕首似乎一点也不惧怕怨灵,直接扫视一眼,大踏步朝着楼上走去。

    林新和余畅紧跟进来,还没来得及喊住她,就看到她直接冲上二楼。

    奇怪的是,三人在双层小楼中逛了一遍,却没有丝毫发现。

    “这里又没有怨气了...”

    林新手中又重新拿出的一张怨气符,此时却没有再度燃烧。

    “应该是残留在这里的一点怨气,被我们用怨气符净化了几次,就差不多没了。”舒络衣皱眉道。

    “那现在怎么办?”林新看她似乎很有经验的样子,便开口问道。

    “回头任务完成我们禀告宗门,或许炼气期的高手来能找到一些线索。”

    林新刚要继续问话,忽然听到房子外传来一阵细微的说话声。【↖书の阅♀屋√www.shuyuewu.com】

    他赶紧冲到最近的窗边往外望。

    这一望,却让他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

    只见那窗外正对着房子的茶棚里,正坐着三个衣着熟悉的人影,正小声的说着话。

    其中两个面对着他的,赫然是余畅和舒络衣,而背对着他的那个人,居然就是他自己的背影。

    “怎么回事!?”外面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新心头一寒,赶紧回头朝余畅和舒络衣方向望去。

    却只看到房子里空空荡荡,什么人也没有,哪里还有余畅和舒络衣的影子。

    他猛地朝房门望去,却诡异的看到房门根本就从里面反锁插上的,先前被踹开的房门,此时居然完好无损。

    “这....!”他忽然感觉双眼再度开始犯花起来。

    无数白点密密麻麻浮现在视野里,努力眨了眨眼睛,他忽然感觉身体一偏。整个陷入黑暗。

    “林兄?林兄?”余畅的声音从身侧响起来。

    睁开眼,林新看到余畅和舒络衣正莫名的看着自己。而他自己居然正坐在房子外的茶铺凳子上。

    周围一阵阵冷风吹在身上,感觉凉飕飕的。

    “你刚才怎么睡着了?”余畅有些好笑道。“是赶路太累了吗?我们才刚坐下,没说几句话,你就居然睡着了。”

    舒络衣也是皱眉的看着他。

    林新心头发寒,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

    低头一看,自己手上正捏着一对火石,正是刚才两人要他找的。

    “不....”忽然舒络衣低声开口道。“这里有些不对.....”她一下站起身。

    “我也感觉这里不对。”林新迅速接话道。“我们还是先离开这比较好。”

    “马上走。”舒络衣点点头,提起剑就朝着马厩走去。“刚才我的绿玉匕发光了。”

    余畅本来还想说什么,但听到这句话便一下子闭上了嘴。赶紧起身迅速跟上两人。

    “可我们离开这里,附近根本没有可以躲雨的地方!”走了几步,他又有些无奈的开口。

    “没有也得走!你不想走可以一个人留在这里。”舒络衣丝毫不给他面子。

    “师妹....”

    “别叫我师妹!”

    林新三人迅速解了马绳,翻身上马,顶着风雨朝孔雀城方向赶去。

    风雨中,林新骑在马背上,回头看了看那栋孤零零的双层小楼,随着距离越来越远,他双眼忽然再度开始发麻,但却没有了刚才那种的白光点点遮掩视野。这次的麻点很快便散了。

    “这里残留着某种毒素,或者是诅咒,或者是其他什么东西。我也不清楚是什么。”舒络衣骑在马上低沉道,“但爹爹给我的绿玉匕亮了,就代表周围有能威胁我的东西存在。所以我们必须走!”

    林新理解的点头,这个舒络衣身家比他还丰厚,一路上听她口气,似乎是宗门内练气士的子女。

    既然她这么说了,那么肯定是有缘故。

    不知道怎么的,距离那栋小楼越远,他心头就有种越轻松的感觉。

    直到小楼彻底消失在视野内,林新心头仿佛一块大石落下,彻底舒畅许多。

    “这么说,这里应该只是残留的东西在作祟?”余畅骑在马上问。

    “是,我们只是记名弟子,这种事情不是炼气期根本处理不了,我们只需要上报宗门就好。”舒络衣简单道。“刚才我有种错觉,好像我进过那栋小楼一般?”

    “说起来,我也是...”余畅也是皱眉起来。

    两人看向林新。

    林新也微微点头。

    “我和你们一样。”

    “那就对了。”舒络衣秀眉紧蹙,“我曾听我父亲说过。我们修行宗门,在这个世上只是很弱的一股力量,只能保护住自己周边的小范围地域。而真正其余地域有着很多很多的未知的没有探明的危险和诡秘,所以出门在外,一定要步步谨慎小心,不能有丝毫偏差。现在阴气鬼蜮妖魔无时无刻不在想要侵入我们的地域。”

    林新和余畅都是点头。

    三人都是临时结伴组队,谁也不知道谁的实力底细,也不知道到底谁强谁弱,虽然舒络衣的实力不一定就比两人强。

    但这番话既然是练气士所说,就不关乎她的实力,肯定有它的道理。

    林新仔细思索起松林剑派的各个宗门弟子。

    内门正式弟子他不清楚,但是记名弟子们,听剑谷的后天先天们,几乎都是依靠符纸,玉佩,或者其他的外物来发挥实力。

    就像上次在阴血鸟任务里,那些没有符纸的弟子,比起普通人来说,面对怨气怨灵也没什么两样。

    只有拥有符纸和炎阳符剑的他和另外几人,才能在怨灵的影响下逃出生天。

    而且,这些修士们大多都是一个样子,不用内气催运时就和普通人区别不大,只有内气催运后,身体素质才会出现天差地别的威力。

    这些修士比起神话中的修仙修士,更像是电视里那些没了法器和各种道具就没法抓鬼的道士。自身实力较弱,只能依靠外物对付怨灵怨气之类的超自然现象。

    “不知道练气期的练气士们,主要的应对方式是什么样?”林新开口问道。

    “我爹爹说过,这个世道鬼蜮横行,妖魔猖獗,虽然我们四宗勉力联合,抵抗魔宗压迫,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天道不公,我正道还是处于一个很尴尬的境地。所以更要学会如何保护自己。”舒络衣有些感慨道。

    “确实,自从天云道宗主祝融子被揭出暗修魔胎后,正道第一大宗迅速衰弱,原本就不如妖魔,现在更是衰退到了只能勉力自保的地步。”余畅似乎也了解一部分这些野史。

    “要不是附近这些鬼蜮神秘阻挡魔宗,我们四宗估计早就被灭了。”舒络衣摇头。“就算是现在的和平,也是诸多师兄师姐用命填出来的。”

    “不知道什么地方可以多了解一些这些记录大事?”林新却是若有所思问道。

    “宗内有典籍房,你没事可以去看看,随便翻阅,前提是你愿意花时间在上边,我是因为长辈耳提面命才稍微知道一些内幕。”舒络衣简单回答。

    “多谢提醒。”林新拱手。

    “不客气。”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