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科幻恐怖 > 主角猎杀者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感谢大家!老猪的书一早就登上了推荐票榜,那么依照说好的,今天三更爆发!早上一更,下午3点一更,晚上9点一更!感谢大家的支持!继续求各种支持!老猪会持续爆发。

    那里囚禁着殷无福、殷无禄、殷无寿三人。

    门口,是一位峨嵋派的老成弟子静玄看守。

    看到是宋少侠到来,静玄目光投来:“少侠,忙碌一天,又恶战一场,还不早早歇息?”

    林清微笑道:“静玄师姐,你才辛苦。今夜就让我来替你值守吧。”

    静玄早已心神俱疲,但灭绝有命,好生看守三名魔教,怎么敢让?急忙摇头。

    林清坚持道:“静玄师姐,我年轻人不怕累,你只管去休息吧。明日师太问起来,是我坚持的。她老人家不会责怪。”

    静玄一想,这三人都是宋青书擒获回来的,师傅对他又青眼有加,赞誉不绝,肯定没问题,便不再坚持,进去检查了一遍三人绳索,就去歇息了。

    林清目送静玄离去,观察了一下周围。

    安营扎寨时,他特意交代,囚禁魔教的帐篷,要远离主营地。这里距离灭绝和殷梨亭的帐篷,足有300米远。

    有厚厚帐篷挡住,就算有什么声音,也传不到那里。

    他冷冷一笑,转身进入了帐篷。

    殷无福三人正在**。其中殷无福、殷无寿伤势沉重,流血不止。

    被林清扎了几刀,灭绝又嫉恶如仇,没砍脑袋已经算慈悲,怎么能指望她给伤药?

    看到了林清到来,殷无福三人眼中似乎要喷出怒火,纷纷坐起来,但绳索都是反麻花绑法,越挣扎越紧,动弹不得。≮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好了,三位壮士”林清笑眯眯道:“我是来给你们送伤药的。”

    他一摊手心,手中有两颗【云南白药】。

    看着本来属于自己的药品,却被林清用来做好人,三人都狂怒不已。

    但殷无福、殷无寿的伤势,都是不轻,流血不止,如果没有止血的【云南白药】,到了天明,只怕活生生流干了半条命!

    殷无禄冷冷道:“黄鼠狼给鸡拜年,你安得什么贼心?”

    林清摇摇头,啧啧道:“哎呀呀,你们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我好心好意,从战利品中弄出药品,瞒着灭绝师太给你们送来,这么对待我,真是···”

    三人对视一眼,宋青书白日替他们向灭绝求情,他们都是看在眼中。此刻送药,倒是没有多少可疑之处。

    虽然不知道林清有何用意,但三人眼神中的戒备少了一些。

    “无事献殷勤”殷无福**道:“你还有什么阴谋?”

    林清淡淡道:“无他。我知道你们身上定然还有不少好东西,白天人多眼杂搜查不出来,现在想跟你们做一笔交换。”

    “哼!这就是名门正派弟子的嘴脸”殷无福嘲讽道:“分明是讹诈!”

    “你们可以选择不说”林清耸耸肩:“反正我现在是看守,天明你们两人只剩半条命,身外之物重要还是性命重要,由得你们。”

    他的眼中闪动光芒。

    通过【教主令牌】的事,他意识到这世界跟现实,其实除了数据化外没有任何不同。连空间说明都能暗藏玄机,这些人身上藏有私货,又什么奇怪?

    殷无福、殷无寿冷笑一声,仰头过去,不看林清,硬气地很。

    但殷无禄不同。

    他们三人是换命的兄弟。

    他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兄弟们为了跟名门正派置气,将生命赔出去?

    虽然日后灭绝一剑砍下来,什么药都白费,但他知道,青翼蝠王在附近游走巡狩,甚至已经两次袭击了峨嵋派,杀死了数人,自己三人失手被擒,厚土旗颜桓那胖子定然报告,说不定今夜青翼蝠王就会前来突袭这峨嵋营地,救出自己等人。

    犯不着为了区区财物,看着兄弟们干干流血,万一青翼蝠王真的杀来了,兄弟们却走不动,岂不因小失大,坏了大事?

    他偏向殷无福、殷无寿,窃窃私语了一番。

    殷无福、殷无寿,面色铁青,但最终点点头,将头别过去,都懒得看林清一眼。

    作为壮士,他们鄙视林清。

    林清淡淡笑道:“好,这便好。我喜欢聪明人。”

    殷无禄一努嘴:“我先要服药。免得你出尔反尔,说了不算。”

    “没问题!”林清笑笑,将【云南白药】喂给了伤重的殷无福、殷无寿,静静站在那里。

    不出片刻,殷无福、殷无寿的流血止住了。

    殷无禄看看没有异常,冷笑一声:“你脱了我的裤子。”

    林清一挑眉头。

    殷无禄不耐烦道:“收起你那恶心的眼神!我是纯爷们,不是兔爷!我裤裆里藏着一个夹层,有【白眉鹰爪功】的下册,能练到第四、第五层。若非救兄弟,你杀了我也别想知道。”

    “然后呢?”林清心中一喜。

    这半卷【白眉鹰爪功】,价值1000补给点。更别说跟上册凑齐,能形成一个完整的版本,能直接练到第五层。今夜面对蛛儿,白眉鹰爪功的威力已经显露出来。

    “没了”殷无禄冷冷道:“这白眉鹰爪功,乃是教主他老人家为了让我们这些愚钝之人练习擒拿,将他的绝学【鹰爪擒拿手】删繁就简,弱化的秘籍。寻常人也可练习,威力不小。不过···”

    他疑惑道:“你一个武当嫡传,怎么会看得上这低等功夫?武当张三丰浩如烟海的真传,还不够你练得?”

    林清收下了【白眉鹰爪功】下册,苦笑一声。

    他如何能说,自己这个未来的武当掌门,连最简单的武当长拳都不会么?

    就在此时,殷无福、殷无寿突然痛苦地扭动叫起来,倒地**,身躯抽搐,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殷无禄大惊失色,怒视林清道:“好贼子!你居然下毒!”

    “好了”林清笑吟吟蹲下来,看着殷无禄,摇动着一个小瓶子:“现在该谈谈真正的交易了。”

    他从哪里来的毒药?

    蛛儿。

    练千蛛万毒手的蛛儿,身上的毒素多得是,要配置出这种毒丸轻而易举。

    面对被捆起来的殷无福三人,林清可以用强,但一则诱供不出白眉鹰爪功下册,二则万一殷无福等人会用内力逼出毒素之类,远不如骗,这样节能环保绿色无公害。

    殷无福、殷无寿的脸色,很快变黑了,看得出千蛛万毒手,功效刚刚的。

    殷无禄大怒,颤声道:“名门正派,猪狗不如!”

    林清耸耸肩。

    自从重生之后,他仿佛换了一个人,再也不是过去那种优柔寡断、瞻前顾后的性格,变得冷酷、机敏而果决。

    这是很奇怪的事,但也很合理。

    一个重生的人,一个新的身份,会让一个人脱胎换骨。

    “你···你到底想要什么?”殷无禄怒道。

    林清懒洋洋道:“所有。”

    “什么所有?”殷无禄咬牙切齿。

    “就是你们所有的东西”林清摇着小瓶子。

    “混蛋!”殷无禄怒喝道:“我们已经没有隐藏之物了,都给你了!”

    “我知道”林清淡淡一笑:“有形之物给了我,但还有无形信息呢。你们兄弟的命在旦夕,活下去要看我的心情。现在告诉我所有的信息。包括你们天鹰教的分布、殷天正和殷野王的位置,还有···”

    他狡黠一笑道:“与青翼蝠王的联络方式。”

    “青翼蝠王?”殷无禄脸色瞬间变白。

    这是他内心最大的依仗,怎么会被这林清发现?

    林清看到殷无禄的脸色,庆幸自己多想了一层。

    这家伙果然跟青翼蝠王有特殊的联系方式。

    “说吧”林清一指在一旁痛的痉挛、冷汗直流的殷无福、殷无寿两人:“他们中了千蛛万毒手之毒,一炷香之内,得不到解药就会毒火攻心而死。”

    “不可!”殷无福怒吼道:“我们兄弟宁可死了,也不能出卖青翼蝠王。”

    “青翼蝠王与白眉鹰王当年争夺教主之位,可没少戕害你们的人。”林清冷冷道:“如今何必胶琴鼓瑟,为别人妄自送了性命?”

    殷无禄转头,愤怒地看着殷无福、殷无寿两兄弟危在旦夕,痛苦不堪,转头怒视林清:“你不是人!你是魔鬼!魔鬼!”

    林清略微一躬身,淡淡道:“多谢夸奖。”

    林清翻开帘子,走出了帐篷。

    帐篷中,殷无福三人面若死灰,瘫倒在地,悲哀莫大于心死。

    林清利用了他们的求生欲望和兄弟情意,逼出了明教和天鹰教不少绝对的秘密。

    这些秘密,在空间的价值衡量体系中,不名一文。但对于林清来说,却是下一步发掘更大金矿的敲门砖。

    林清信守了承诺,没有杀他们。

    因为林清认为,他们身上的潜在价值,还未彻底榨干,还有继续压榨的机会。

    他已经得到了自己想得到的一切。

    包括青翼蝠王的一切。

    林清大踏步走向中央最大的营帐。

    虽然此时已经是夜半三更,但林清依旧打搅了灭绝师太和殷梨亭。

    当听说林清半夜求见,灭绝有些不悦,但对宋青书的好感,让她最终还是见了林清。

    林清将从殷无禄那里得到的消息,倾囊相授,当然他抹去了自己好处相关的内容。

    灭绝和殷梨亭,听到了消息,震撼地相顾无言。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