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文学网 > 仙侠修真 > 极品飞仙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琴双默然,心中泛起一阵苦涩。

    “那……王家有没有人再来过?”琴英的神色有些不自然。

    “来过,我坐在屋脊上,没看到我。”琴双实话实说。

    琴英似乎松了一口气,目光落在了琴双的书箱上问道:“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琴双略微思索了一下,觉得自己炼制药剂的事情也瞒不住奶娘,便轻声说道:

    “放学的时候路过河边,有两个陌生的游客在争论一些炼体的药方,我偷偷的记下,便去挖了一些草药,想要试试。”

    “陌生游客?炼体药剂?”琴英的神色有些焦急道:“双儿,这药剂可是大学问,不能够随便尝试的。”

    “我就试一次,不行就不用了。只是泡体药剂,又不是口服,应该是没有什么害处的,顶多就是不起作用罢了。”

    “这个……”琴英在小院里来回走着:“如果有害怎么办?双儿,听奶娘的话,还是不要试了。”

    “试一次!”琴双的话语很短,语气中却满是坚定。

    “双儿,你已经开始习文了……”

    “就一次!”琴双的语气依旧坚定。

    “好吧!”琴英对修炼的狂热最终让她不再坚持,不过立刻接着说道:“你使用药剂的时候要我在身边才行。”

    “嗯!”琴双轻轻点头。

    琴英嗅了嗅鼻子笑道:“肉好了,我们吃饭。”

    “我拿碗筷!”琴双拎着书箱走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将书箱放下,等她回来的时候,琴云霞已经将碗筷摆放好。琴英在琴双的碗里放了满满的兔肉,在自己的碗里只放了一点点肉,其余的都是汤水。

    琴双夹起一大块兔肉放到了奶娘的碗里,轻声道:“奶娘,你明天还要打猎,多吃点儿肉。”

    “不用!不用!”琴英又将那块肉夹了起来道:“我的年龄大了,不能够吃太多的肉。”

    “奶娘,吃吧!”

    琴英夹着兔肉的手在空中停滞了下来,望着琴双,慢慢地收回了手,将兔肉放到了身前的碗里,眼泪吧嗒吧嗒地掉了下来,掉进了碗里,在肉汤上荡漾起一圈圈涟漪。她感觉到如今的琴双懂事了许多,简直是和以前判若两人,如果琴双在王都的时候能够这样,那该多好。

    琴双的前世是一个非常独立的人,这种独立的性格是因为她自幼失去母亲由父亲一手养大造成的。父亲对她的要求非常严厉,在琴双看来,并不比这一世琴英对琴双的严厉差。区别是这一世的琴英把琴双给炼死了,而自己在上一世却在父亲的严厉下成功了。所以,琴双对这具身体的记忆中,琴英的严厉倒是并没有什么反感,反而有些期待从来没有得到的母爱。只是心中总是有着一丝隔阂,让她有些不知道如何和琴英相处。此时,见到琴英默默地哭泣,便有些不知所措地问道:

    “怎么了?”

    “对不起!”琴英依旧低着头,泪珠依旧在滴落:“双儿,对不起!我不应该逼你!逼你修炼!你的身体原本就不适合修炼,是我总想着有奇迹发生,我就……我就……没有想到……奶娘差点儿失去你!对不起!对不起!”

    琴双心中的那层隔阂瞬间崩溃了,她清晰地感觉到一个母亲对于女儿的爱,对于女儿的愧疚,她没有经历过母爱,但是此刻却清晰的感知这就是母爱。←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虽然琴英并不是她真正的母亲,但是在她的心里,琴英的身影要清晰无比,而她真正的母亲琴弦月的影子却是极为模糊。

    “奶娘,我不会放弃习武的。”琴双突然笑道:“也许本公主会成为一个文武双全的人呢!”

    “对!”琴英破涕而笑,又将碗里的那块肉夹到了琴双的碗里道:“双儿,你吃。吃得身体棒棒的,也好习文修武。”

    琴双又将那块肉夹回了琴英的碗里笑道:“奶娘,锅里还有,我自己再去盛一些。我们很久没有这样吃肉了,索性这次就把它吃光。”

    琴英也笑了,端起碗小口地喝了一口肉汤道:“奶娘都想好了,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明天我再给你炖肉吃。”

    琴双迟疑地问道:“奶娘,哪来的肉?”

    “不是和你说了吗?”琴英白了琴双一眼道:“我明天就去打猎,以我的本事打狼也许打不到,但是打个兔子还是能够打到的。到时候我在顺便采些草药,总是能够供你读书习武的。”

    “有狼?”琴双的心中一跳道:“既然山里那么危险,奶娘为什么不在镇子里里找个活干?”

    琴英沉默了一会儿道:“双儿,我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我心里有数。”

    “可是因为那王家?”琴双试探地问道。

    “不是!”琴英摇头道:“给镇子里干活赚得太少……”

    琴双默然,她不知道奶娘说的是不是实话,但是奶娘既然做出了决定她也能够阻挡,唯有心中一叹,提升实力的想法更加地迫切了。

    两个人不在说话,而是默默地吃饭。在琴云霞收拾碗筷的时候,琴双则是默默地坐在厨房里开始分类着草药,准备炼制一锅土系炼体药剂。

    琴英则是在一边担心地望着琴双……

    琴双将草药分类好,分出了三份,将两份收好,然后将是剩下的一份拿到了案板上想要切碎。琴英急忙接过了菜刀道:

    “让我来!”

    琴双看了一眼自己的胳膊,从善如流地将手中的菜刀递给了琴英。琴英一边将草药切得细细的,一边担心地问道:

    “双儿,真的行吗?”

    琴双无奈地看了一眼奶娘道:“奶娘,总是要试试。”

    “唉~~”琴英叹息了一声,不再言语,开始认真地切着草药。

    两刻钟之后,琴英将草药切好,而在这两刻钟的时间里,琴云霞已经将砂锅洗刷干净。将切得细碎的草药放到砂锅内,添上水,然后放到了炉子上。盖上盖子之后,琴双便双手抱膝坐在一个小板凳上盯着砂锅,而琴英则是去给琴双刷浴桶。

    砂锅的水渐渐地变少,琴双又分批加了三次水,将药性完全煮了出来,足足用了一个时辰的时间,才将砂锅端了下来,用一块布将药汁过滤,分别装在了四个瓶子里。拿着一个瓶子走到了已经注满水的浴桶旁边,将瓶子里面的药汁倒进了浴桶,然后轻轻地搅拌着。待完全融合之后,琴双脱去了衣服,在奶娘担心的目光中爬进了浴桶。

    *

    求收藏!求推荐票!

    *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19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