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文学网 > 仙侠修真 > 极品飞仙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求收藏!求推荐票!*“不可!”伍东英急忙摆手道:“这是前辈送给你的机缘,未经前辈同意,你不可传给别人。”“可是……前辈也没有说不许传给别人啊,弟子还想将这篇功法先给武宗殿呢。”伍东英眼睛一亮,但是寻思了一下,最终还是说道:“龙行,你还不知道那位前辈的身份,她老人家是老祖的朋友,是来自……”说到这里,伍东英将手指向着上方指了指,金龙行神色就是一呆。半响神色激动地说道:“师父,您您……您是说那位前辈是老祖的朋友?”“嗯!”伍东英凝重点头道:“你明白了吧?你得到的这篇功法绝对不简单,说不定就是仙家功法。那位前辈虽然没有说不可传人,但是也没有说可以传人,所以你不仅要保密这个功法,还要对今天发生的事情保密,你明白吗?”“弟子明白。”仙界。太虚宗。紫烟峰巅。一座石像凝望苍穹。那颗珠子沉到了泥沼的底部,燕山魂的灵魂在珠子里呼喊着:“不要离开我……”天空如同涟漪荡漾了一下,许紫烟的身形落在了紫烟峰巅,目光落在了燕山魂石化像上,眸中露出了悲楚。天道之珠内的燕山魂双目之中现出了欣喜之色。“回来了……回来了……”他的灵魂放松了下来,向着天道之珠外望去,便见到天道之珠外面出现了无数张密密麻麻的嘴在撕咬着天道之珠,但是却不能够伤害到天道之珠分毫。逃亡了十万年之久的燕山魂看到这一切,放松之余,灵魂中传来了巨大的疲惫感,双目缓缓闭上,他的灵魂陷入了沉睡之中……武者大陆。弦月城。武宗殿丹铺天赐的房间内。天赐睁开了眼睛,在他睁开眼睛的一刹那,分明可以看到他的目光比之前清澈了许多,不再是那种木讷的样子。只是那目光还是有些迷糊,向着四周张望了一会儿,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猛然间想起了什么,一骨碌从床上坐了起来,眼中现出了诧异之色。因为他此时已经想起了发生过的事情,自己和赖九比武,自己原本是胜了,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反而吐血昏迷了过去。从床上跳了下来,伸胳膊伸腿地打了一遍展龙劲,脸上便现出了狂喜之色。因为在他打完最后一式的时候,空中连续出现了六响。展龙劲是武宗殿的主要淬体功法,每提升一层修为便会震出一响。如今天赐震出六响,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他已经成功地突破到了淬脏期。“这就到淬脏期了?莫名其妙的受伤,莫名其妙的伤愈,之后就莫名其妙的突破了?”天赐呆呆地站在地中间,努力回忆着在自己昏迷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突然,他感觉到自己的意识中多了一些讯息,神色一惊,便仔细地阅读了起来,他的神色越来越震惊,足足过去了半个时辰的时间,他脸上的震惊之色才退去,变成了狂喜。他发现自己的意识中竟然多了一些炼丹的传承。狂喜之后,又是深深地疑问。“究竟发生了什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天赐的性格就是一个憨厚的人,虽然他此时减少了一些木讷,但依旧是一个随遇而安的性子。想不通便也不再去想,反正多了一个传承,修为还得到了突破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他的脸上现出纯真的笑容。但是,随即他便微微皱起了眉头,吸了吸鼻子,低声呢喃道:“怎么这么臭啊!”一边在屋子里四处走,一边嗅着,可是不管他走到哪里,那臭味就跟他到哪里,最终他发现臭味是从他身上传出来的,低头一看,心中便恍然。他又不是第一次突破,看到自己身上黏黏的一层就知道是自己体内排出来的杂质。拉开门,快步地向着外面跑去,刚跑进炼丹室的走廊,便听到赖九的声音:“李丹师已经用完了炼丹室,赶紧打扫干净……”赖九的声音戛然而止,目光呆滞地望着正跑进来的天赐。“刚才都昏死过去了,这么快就好了?他跑过来该不是来找我算账吧?”赖九的脸上满是戒备:“天赐管事,你……”“赖九!”天赐的脸上现出憨厚的笑容:“我突破了,身上都是排出来的杂质,在哪里可以洗澡?”“突……破了?”赖九的脸上一片迷惑。“是啊!”天赐的脸上露出了感激之色,一把抓住了赖九的手道:“就是和你切磋之后突破的,说起来还要多谢你,以后我们常切磋。”“不……不谢……”赖九结结巴巴地说道。“在哪洗澡?”天赐看到赖九神不守舍的模样,不由再次问道。这个时候,从炼丹室内伸出一颗脑袋,正是在里面打扫的于论,听着天赐和赖九的对话,眼中现出震惊之色。“洗澡?”赖九猛然反应了过来:“走廊尽头有水房,那里有浴桶,需要搬到房间里……”“谢谢!”天赐转身就向着走廊尽头跑去,还忘不了回头对赖九喊了一声:“以后我们继续切磋啊!”赖九一听脸都绿了,如今天赐已经突破到了淬脏期,自己和他切磋那不是找虐吗?再说了……他的心中十分怀疑天赐是在找机会报复他,连忙朝着天赐追了过去,边追边喊道:“天赐管事,我来帮你。”“不用,我自己来。”“这怎么行?”这个时候两个人都已经跑进了水房,赖九抢步上前,一把将浴桶扛了起来道:“管事,这种事情怎么能让您亲自动手?我来,我来。我先把浴桶扛到您的房间里,然后就回来给您烧水。”见到赖九已经扛着浴桶走出了水房,天赐只好跟着走了出去道:“不用,天又不冷,我用冷水洗就行。”“这怎么行?”赖九的脑袋摇得像是拨浪鼓:“刚刚排出来的杂质很不好洗,一定要用热水洗,周淼。”*万分感谢风央同学(8888),水云相接同学(8888),爱读书不求解同学(588),风err同学(100),殊途岁月静好同学(100),断翅白鹤同学(100),俺是楠哥同学(100),萌哚儿同学(100),殊途岁月静好同学(100),胖呆牛同学(100),嘻嘻哈哈追紫烟同学,皓佑baby同学,天涯海角l同学,0冬天的柳叶0同学,love琉璃芯同学,灵朵瑾儿同学,阿雁儿同学,锦瑟烟魂同学,依兰听风雨同学,123看书呗同学的打赏!**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0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