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杀手小皇妃 > 第九十八章 回京
    一秒记住【笔趣阁文学网 www.biquge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未曾料到姬萨容会想要与我同行,一时竟没了敌意,怔怔点了点头。百度搜索笔趣阁文学网,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姬萨容却并未正眼看我,绸缎般的长发一扬,便头也不回的出院下山去了。

    白晓寒见她走了,竟又换上了那令人讨厌的笑容,满面春风的向我走来。我自然不愿与他多言,板起脸转过身去,拉着段冥便往旁边去了。

    “二位既然还有话说,我这个外人留下来怕也不方便了。”白晓寒见我如此,声音难免便有些生硬的愠怒,“来日方长,晚辈告退。”

    我仍旧拉住段冥背对着白晓寒,然而许久也没有听见他离开的脚步声。我心中嫌恶,却到底耐不住疑惑,便转头搭了一眼。却见身后适才白晓寒站的位置已是空空如也,唯余一团浑浊的白色水雾,缓缓被夜风吹散开来。

    “这”段冥瞪视着逐渐消散的水雾,不可置信的半张着嘴。“好厉害的遁术。”

    “别管他了。”

    确认院中再无旁人,我便拉过段冥的手,取下腰间的石蟒骨放进他的手心道,“如果教主所言属实,你此去南漠,必定凶险重重。拿着这个,多少是一重保障。”

    “这怎么行呢这是你罡风旗旗主的象征,危急之时,还可以召唤旗中死士,我不能让你犯险”

    “我能有什么危险。”我再度推开段冥伸过来的手,“此番回刈州我有姬萨容同行。她虽素日与我不穆,此番教主命我二人联手,却也不得不护我周全。有她在,便没人伤得了我。”

    “话虽如此,我此行尚无归期,刈州城波涛暗涌,那是何等”

    “好了,你何时变得这样琐碎。”我不耐烦道,“别忘了,我们是一损俱损的互融之身。我有姬萨容的飞岩旗保护,你却是形单影只。刈州波涛暗涌,南漠又何尝不是是非之地你若没有石蟒骨傍身,岂不是置我们两人的性命于险境”

    听我这么说,段冥便再无借口推辞。

    我们下山的一路,他便对我叮嘱个没完。我虽满心的不耐烦,却也知道他是一片好心,便少不得耐心听着。

    “我不在的日子一定万事小心,我让游勇跟你回去,有事传信给我便是。”

    “你可还记得回刈州的路吗腊月多雪,下了山去市集再买一身厚衣吧”

    “我总觉得那个姬萨容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你这一路可得小心提防着”

    “回去之后千万小心寰亲王府,不要急着去取訇襄剑,好歹等我回去再作打算。百度搜索笔趣阁文学网,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对了段冥,我忘了同你说,适才白晓寒藏在袖中和剑穗里的银针,那些银针我见过,就是在被寰亲王府”

    “可算下来了,你们怎么这么慢啊”

    才到山脚,迎头便撞上了骑着大马的姬萨容。

    她似乎仍自有气,说话便一如还在桃销楼时那般尖锐刺耳。见她来了,我便急忙噤声。段冥没有听到我的话,还欲叮嘱,架不住姬萨容已然牵来了我们的坐骑,又连连没好气的催着我们上马赶路,便只好止了话头,递给我一个依依不舍的眼神。

    见段冥如此神色,我一时竟忘了将曾受白晓寒银针所害一事详细告知,心中也生出些许惜别之情。再想到接下来几日,身边便是刁钻古怪的姬萨容为伴,心中便愈发委屈,眼中竟还泛起一层薄薄的泪花。

    “真的假的你们俩今年三岁么”姬萨容的嘴角几乎撇到了耳根。“真想早点再见便快些上路吧”

    眼见再耽误不得,段冥只好叹了口气,扬鞭奔向了一片黑暗的远方。

    直到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茫茫风雪之中,我才垂头丧气的拽了拽缰绳,调转方向,跟着姬萨容策马奔向了初晓的东方。

    。

    与姬萨容的回京之行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尴尬。甚至,还有一些意想不到的温情。

    尽管一开始,或许的确有一些尴尬。

    与段冥分别的那一天,姬萨容便一路冰着面孔一言不发。

    我实在不知如何搭腔毕竟上一次见面,还是她在桃销楼给宛秋下毒被我发现,情急之下自己灌了下去的时候。

    如今想来,她堂堂尾教飞岩旗旗主,若要杀一个病弱女子自是再简单不过。至于为何自贬身价,在桃销楼伪作伎女;为何借下人之手对宛秋下毒;为何在被我撞破之时佯作慌张惊恐,便不得而知了。

    这些问题的答案,我自是十分好奇的。然而这一路姬萨容头也不回的死命狂奔,我在后面能够勉强跟上已非易事,更别提开口询问。

    扬鞭百里,直至行过官道,前方出现了一个小镇,她才陡然勒住缰绳,抬头望了望灰暗的天空,扭身一跃轻巧下马。

    “傍晚了,我们吃点东西,休息一刻钟再赶路吧你你怎么了”

    “呃没,没事”

    我颤抖着摘下手套,忙不迭捂住了又僵又肿,冻得话都说不利索的双唇。指尖触及冰冷的面颊,我便更可想而知自己的脸,此刻必定已然冻得像个猴屁股一般。

    “你”姬萨容蹙眉盯着我鼻子底下一溜冻得亮晶晶的鼻涕,“当真没事吗”

    “我,”我难堪至极,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想不到如何作答,脱口便道,“我要上茅厕,哪里有茅厕啊”

    “啊那家客栈吧”

    我再顾不得姬萨容盯在我脸上复杂的眼神,捂了脸便小跑着奔向了前方数十步远的客栈。

    这一厢大抵方便了足足一炷香的时间,我才虚脱的从茅房挪了出来。行至客栈大堂,却见姬萨容已经寻了一处桌椅坐了下来,桌上虽不过一荤一素,一汤一饭,却氤氲着诱人的热气,看一眼便叫人饥肠辘辘。

    我吃力的走过去,才在她对面坐稳,身后便跑来一名店小二,恭恭敬敬的将一枚木牌放在我们的桌子上。

    “按您吩咐,两间天字房。”小二接过姬萨容递给他的一块碎银,愈发笑得憨态可掬。“多谢客官马已经牵去后院好生照看了,喂的绝对是最好的草料”

    “下去吧。”姬萨容点头打发了小二,便再度用奇怪的目光凝望住我龇牙咧嘴的脸,“你又怎么了”

    “啊,没事,腿”

    “啊”

    “腿,腿麻了蹲了好久的”我只恨不能当场晕死过去,“那个,你订了房吗我们不继续赶路了吗”

    “明知故问。”姬萨容眨了眨眼,皱起的秀眉微微扬起,“还是好生歇息一晚再走吧。”

    “哦”

    “哎哎”见我端起饭碗正要开动,她又连忙按下我的手,瞪圆了眼睛看着我,“先喝姜汤啊。”

    如此一来,我便愈发胀红了脸。两个人一言不发的喝了姜汤,便开始一言不发的吃饭。饭毕,又一言不发的上楼各自回房休息了。回到房中,扑鼻便是一股浓浓的药草香气。

    一名小二擦着手从屏风那一头走出来,见了我便鞠了一躬笑道:“客官回来啦,您的朋友吩咐小人为您准备了艾草沐浴,驱寒安眠的。快请移步里屋吧”

    心头一暖,我无论如何想不到姬萨容会这般悉心照顾我。这厢舒舒服服泡过澡躺在有些冷硬的床上,便又有三两小厮扣门而入,麻利的挪了浴桶换上炭盆,将一大块乌黑的皮料奉在我的床前。

    “客官见谅,盐池地方小,到了腊月更是飞雪连天,小人跑遍了市集也不见什么好皮料。见南街猎户家得了这一整块黑熊的皮子,便只好给您送来了。”

    “是谁让你们送这些给我的”

    “自是您的那位朋友啊”小二挠头笑道,“那位姑娘说您受了寒,给了小人足足一锭黄金,叫小人出去给您寻些御寒的皮料。”

    “是吗”感动的同时不禁狐疑,我一时间竟不知说些什么。支吾半晌方才问道,“你刚才说,这是哪里”

    “盐池。”

    “盐池”我喃喃念着,“好,多谢,你们下去吧。”

    窝在床上回忆许久,也不记得我与段冥来时曾路过个叫盐池的地方。

    然而我并不愿深思最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还是姬萨容对我突然转好的态度。在桃销楼时,她分明是那样一个刁钻跋扈,分寸不让的人。突然这样无微不至的贴心起来,我倒当真有些不敢领受了。

    如此没头没脑的想着,思绪昏沉,加之一路奔波,我实在疲乏,竟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再睁眼时,只觉浑身又酸又重,冷汗透过衣裳,黏腻的有些难受。

    不知怎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侯爷的面容。

    我艰难的睁开双眼,视力却仍未恢复,只能看见一片混沌的昏黄。

    “你醒了”

    一个黄衣身影在我面前掠过。我挣扎着想要扭头,想要看清她的脸。许是见我动作吃力,她便一手轻轻搭在我的肩上,一手将一方浸过冷水的帕子盖住我的额头。

    是姬萨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