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超品命师 > 第七章 接个活
    一秒记住【笔趣阁文学网 www.biquge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所以,总共算下来价格是八万六千四,零头我就给你抹掉,给个八万六就可以了,预付一半的订金,剩下的等到交货的时候再给。百度搜索笔趣阁文学网,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看着王明诚罗列出来的价格表,苏晨脸上不变,心里则是在骂娘了。别说八万六了,他现在身上全部身家加起来都没有六千,哪里给钱去预付订金。

    “王老板,你这价格……”

    “小兄弟,我这价格可没有赚你多少钱,你也是行内人,应该知道打造这么一副聚阴棺有多难,首先对木材要求就很高,必须得是五十年以上的槐树,做工还得精致,尤其是这些纹理,一般的雕刻师傅都不一定可以雕刻的出来,更别说是木匠了,也就我们家世代祖传有这样的手艺。”

    王明诚以为苏晨是要谈价格,连忙解释了起来,苏晨心里无奈,他当然知道这价格不算贵,能够打造聚阴棺的木匠,光是手艺费都不止这点,对方确实没有乱开高价。

    “价格是很公道,不过王老板能不能先打造,钱到时候交货的时候再给。”

    对于苏晨来说,聚阴棺越早打造出来,对他治疗病情越有帮助,他想的是这边先打造,而他则是去想办法筹钱,等到钱筹到了,棺材也打造出来了。

    听到苏晨的话,王明诚眉头皱了一下,为难道:“小兄弟,没有这样的规矩的啊,都是要先付定金的,反正这钱也是雇主出的。”

    “有个锤子的雇主。”

    苏晨在心里腹诽了一句,正要开口解释,不过这时候,门口处传来了脚步声,有一道身影踏进了门槛走了进来。

    “明城,有一活你要不要干?”

    进来的同样是一位中年男子,当看到有苏晨这个陌生人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即说道:“你这有人啊,那你们有事先谈。”

    “这位小兄弟也不算外人,有什么活马六你就直接说吧。”说完这话,王明诚朝着苏晨介绍道:“小兄弟,这是我街坊,姓马,家里排行第六,我们都叫他马六。”

    “马大哥好。”

    “你好,你好。”

    马六和苏晨客套了一会而后开口说道:“是这样的,我姑妈不是有好几套房子出租嘛,有一套房子的租客在房间内上吊自杀了,然后这房子的邻居跟我姑妈说,晚上经常会听到房间有动静,我估计可能是有什么脏东西,这就想到你了。”

    “找我干什么?我又不会抓鬼驱邪,我只是一木匠,这事情你得去找个道士。百度搜索笔趣阁文学网,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王明诚疑惑问道。

    “找道士不就是要开坛做法了,那到时候所有人都知道这房子死了人,我姑妈的意思是尽量动静不要弄的太大,你这里面不是有两件宝贝嘛,带过去在那房子放几天,肯定什么脏东西都没了。”

    说这话的时候,马六目光瞟向了前面香台上的斧头和木尺,不过王明诚在听到这话后面色瞬间变了,变得难看起来,严肃说道:“马六,我跟你说过多少次,这是我家祖传之物,不到不得以的时候是不可能离开香案的,你想都别想了,还是另请高明,这活我干不了。”

    “都什么年代了,还这么古板,我姑妈说了,这事情要能解决,可以给三万块酬劳,这不比你辛辛苦苦打造几幅棺材赚钱啊。”

    马六一脸的不理解,不明白王明诚是怎么想的,外人不知道王家有两件宝物,但他是知道的,而且还有幸见识过。

    大概是在十几年前,那个时候他和王明诚晚上去田野抓黄鳝,后来不知道怎么的,王明诚突然倒地,然后口吐白沫不止,还抓着田里的湿泥就往嘴里塞,把他给吓了个半死,只得是和另外一个朋友把王明诚给强行背回王家。

    那个时候王老爷子还在,看到这情况,直接是冲进家里大厅,点了三支香拜了拜大厅上方的香案,而后一脸虔诚的把香案上那条木尺给拿了下来,朝着王明诚的身体抽打了几下,结果王明诚竟然不抽搐也不吐白沫了。

    但仅仅是这样还不够,虽然身体不抽搐不乱动了,但整个人依然是神志不清的状态,王老爷子见状把尺子放下,从香案上拿起了那把斧头,怒吼了一句:“鲁家门下弟子,尔等岂敢闹事,若不速速退去,教你尝尝开天辟地斧!”

    只是这一句话吼出,没过几秒王明诚便是清醒过来了,而那个时候马六才知道,原来王家这两件传家宝是真正的宝贝。

    后来马六询问了王家老爷子,这样的宝物为什么就这么摆在大厅,就不怕被人给偷去吗?结果王家老爷子回答他,这是他们王家祖上传下来的,已经是通灵了,别人拿去就是一普通破斧头而已,只有他们王家人中的鲁班弟子才能用。

    虽然时隔十几年,但马六对当初发生的事情记忆犹新,只是无论是王家老爷子还是王明诚,都对他说过,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会动用这两样宝物的。

    苏晨在一旁听着,他心里明白为何王明诚不让那斧头和木尺离开香案。

    这把斧头和木尺最起码有着上百年的历史,天天享受王家的香火供奉,已经有了那么一点灵气,但因为用的只是很普通的材料所打造的,所能够吸收的灵气也就那么多,无法再更进一步达到法器的程度。

    苏晨猜测,这斧头和木尺很有可能就是王家第一位成为木匠的祖先所留下的使用过的工具,后人们当做遗物留下,最后慢慢供奉了起来。

    受先天条件的束缚,这两样东西很难达到法器的程度,而不是法器的话,所蕴含的灵气是用一次少一次,王家人应该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会有这样的规矩。

    “不知道能不能带我去那房子看看,也许我有办法解决。”

    苏晨开口了,这个时候他不能藏拙,三万块钱,如果赚到这笔钱,那棺材的订金就够了。

    “你?”

    马六用怀疑的目光看向苏晨,而一旁的王明诚则是解释道:“马六,苏兄弟家传渊博,是地师家族出身,我觉得你可以带苏兄弟去看看。”

    “地师啊,这么年轻的地师?”

    听完王明诚的话,马六脸上的质疑之色并没有消失,不过想到自己现在也找不到人,那就死马当活马医吧。

    “苏兄弟,我没有瞧不起你的意思啊,那咱们过去看看,那房子离着这里也不远,或者你要回家拿什么东西吗?”

    “不用,我们先去看看情况再说。”

    苏晨笑着回答,开什么玩笑,他现在就是一普通人,如果事情棘手,那他肯定不会接这活。

    “行,那咱们现在就走。”

    “嗯,走吧。”苏晨跟着马六离去,不过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好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样,回头朝着王明诚喊道:“王老板,那个棺材你现在就可以开工了啊,钱我一会过来给你。”

    王明诚愣了那么一下,下意识的回答道:“哦,好。”

    ……

    马六说话很实诚,说不远确实不远,走了十多分钟的路就到达目的了,这是一个刚新建没多久的小区,从小区里面那些栽种的树木都是光秃秃的就可以看出来。

    走进小区,跟着穿过几个单元楼,苏晨和马六最后走进了一栋单元楼,乘坐电梯上了十六层,这是一层两户的房型格局,走出电梯是走廊,而两户的房门刚好是在两边这么对着的。

    马六掏出了钥匙,将左边这户的门给打开,苏晨环顾了一下过道走廊,没有多说什么,跟着马六走进了房间。

    开门之后的马六,却是站在玄关处没有再进去,手指着靠里面的一间房门,朝着苏晨说道:“苏兄弟,这就是我姑妈的那套房子,那女孩就是在卧室上吊的,我就不过去,你自己去看看吧。”

    听到马六这话,苏晨莞尔一笑,点了点头,朝着卧室走去,卧室的门是关着的,当他将手给放在门把上准备扭动的时候,眉头皱了一下,因为他感觉到了一股阻力,但这股阻力很小,小到不注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把门扭开,苏晨目光扫了眼整个卧室,很明显,卧室被人打扫和清理过了,除了一个衣柜和床板以及一个梳妆台外,再没有任何东西。

    绕着房间走了一圈,最后苏晨在梳妆台前停留了片刻,随后才走出房间。

    “苏兄弟,怎么样?”马六看到苏晨走出来,立刻问道。

    “是有点问题,我们出去说。”

    苏晨领着马六走出房门来到走廊,这才继续开口说道:“这房子是有些不干净,那自杀的女孩魂魄还在里面,所以隔壁邻居晚上才会听到异响。”

    “真的啊,怪不得我进那卧室的时候,感觉自己凉飕飕的,那苏兄弟,现在怎么办,这事情你能解决吗?”

    如果是换做其他人,可能还会怀疑苏晨话里的真实性,但马六见到过当初王老爷子那神奇的一幕,对于某些存在他是深信不疑的。

    “可以解决,你把钥匙给我,我今天晚上就在这里睡觉,没有意外的话,明天就能恢复正常。”

    “苏兄弟,你晚上要在这里睡?”

    马六脸上露出钦佩之色,那卧室大白天的他都不敢进去,更别提晚上了,看来这位苏兄弟是有真本事的人,否则的话平常人谁敢这么做。

    “嗯,那女孩魂魄白天不会出现,只有晚上的时候才能跟其沟通劝她离开。”苏晨解释了一下,当然,有句话没有说出来,那就是他现在就一普通人,大白天也没这本事。

    “我明白了,苏兄弟你放心,只要这事情解决了,那三万块钱肯定少不了的,那我把钥匙给你,我就先走了。”

    哪怕是在走廊外面,知道房子里面有脏东西,马六是一刻也不敢待下去,给苏晨丢下钥匙后便是匆匆离去了。

    看着只剩下自己的走廊,再看了看房门放心,苏晨也是叹了口气,一分钱难倒英雄好汉啊,为了赚这三万块,自己也是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