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超品命师 > 第八章 魂魄非一物
    一秒记住【笔趣阁文学网 www.biquge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入夜!

    因为是新小区,入住率并不高,到了晚上整个小区很是安静,苏晨透过阳台看了眼窗外,对面单元楼只有那么两三户人家有着灯光亮着。百度搜索笔趣阁文学网,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滋滋滋!

    午夜十一点左右,卧室的灯光突然黑了,不过很快就恢复正常,就好像刚刚那么一会电压超负荷了一样。

    苏晨手里拿着一本书,认真的看着,对于灯光突然黑了又亮起来就好像毫无察觉一样,继续坐在梳妆台前看着书。

    因为没有抬头,苏晨并没有看到在那梳妆台的镜子中,除了显示出他的身影之外,在他的身后还站着一位女孩,离着他的后背只有那么几公分的距离,就这么好奇的盯着他。

    半个小时之后,似乎是看书看累了,苏晨将书本给放下,伸了一个懒腰,然后瞟了镜子一样,随即漫不经心的转移了视线,站起身走向了床铺。

    原本床铺已经是被清理干净的,不过他去超市买了一套床被重新铺好,花了他四百多块,心疼好了一会,但没办法,这身体太脆弱了,如果就这么睡木板床,第二天保证生病。

    倒床盖好被子,关了灯,苏晨直接是闭上了眼睛准备入睡,然而就在他躺在床上之后,原本平静的房间突然传来了异响,阳台外一阵阵阴风吹进来,冷的人打寒颤。

    似乎是被声音给惊吵到了,苏晨起身也不开灯摸黑走到阳台飘窗前,准备将那窗户给关上,不过就在他走到窗户跟前的那一刻,房间里的灯突然间亮了,而在那窗前出现了一张脸。

    那是一张惨白如薄纸的脸,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窗前,离着苏晨只有几公分的距离,近的苏晨连对方脸上的毛孔都可以看的清楚。

    换做平常人,突然碰到这一幕,估计会被吓的惊叫,但苏晨却是面色不改,就好像窗前没有这张脸一样,甚至连动作都没有停滞一下,继续伸手将窗户玻璃给关上。

    关掉窗户回到床上,就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苏晨伸手将床边的灯开光又一次给关掉,“啪”的一声房间又一次陷入了黑暗。

    在苏晨闭上眼睛睡觉的时候,在他的床前出现了一道身影,这道身影的脸正是出现在镜子里和窗户前的那张脸,一张属于女孩子却惨白的没有一点血色的脸。百度搜索笔趣阁文学网,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看着闭着眼睛睡觉的苏晨,女孩俏脸露出了愤怒之色,伸出双手就要掐向苏晨的脖子,但快靠近苏晨身体的时候却又缩了回来。

    就这么足足盯着苏晨几分钟,女孩眼睛突然一亮,目光看向了上方的灯管,下一刻卧室里的灯突然亮了起来,但亮了之后又马上黑掉,紧接着又亮了起来,如此忽明忽暗不断重复,甚至还有啪啪啪的声音传出,就好像有人在不断的按着开关。

    苏晨睁开了眼睛,哪怕是隔着眼皮,这种一闪一暗的情况下他也睡不着,更何况他本来就没打算就这么睡着。

    “行了,别玩了,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

    从床上起来,苏晨直接是坐在了镜子前,从镜子里可以看到,那女孩就站在他的左边。

    “你不怕我?”

    镜子里出现了四个红色血字,血液顺着镜面留下来,把苏晨和那女孩的脸都给渲染的有些扭曲。

    “我为什么要怕你?你又伤害不到我。”苏晨开口反问道。

    在苏晨这句话说完,那女孩的脸变了,原本只是苍白的俏脸,瞬间变得扭曲起来,一双眼睛鼓出来了一半,血液顺着眼角流下,同时那双手上的指甲也是变得修长,最关键的是,一条绳子出现在了女孩的手上。

    这个时候,已经不能用女孩来形容了,更准确的说是女鬼。

    房间里,阴风更盛,哪怕窗户已经关上,但依然可以感受到阴风的呼啸,那种冰冷让得苏晨感觉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起来。

    “现在,你还不怕我吗?”

    镜子里,又一次出现了血字,同时女鬼手中的绳子也是出现在了苏晨的跟前,那绳子上面打了一个结,有着一个直径十五公分左右的圈,正是当初这女鬼上吊时候所用的。

    看了眼这绳子,苏晨没有回应,直接是把左手给伸进绳子的圈子里,说道:“这样,有和可怕?”

    不等女鬼回应,苏晨将手给伸出来,紧接着把左脚给伸进绳子里的圈子,再次说道:“这又有何惧?”

    女鬼沉默了,半响后,镜面上不断重复出现血字:“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

    看到镜子上的血字,苏晨心里暗笑,废话,我又不跟你那么傻,把头给套进去,当然结果不一样。

    血字密密麻麻的覆盖了整张镜面,而下一刻整个房间突然哗啦啦作响,那镜子都出现了裂缝,透过破裂的镜面,苏晨可以清楚的看到女鬼整个身形都出现了扭曲,房间的温度降到了冰点。

    不过苏晨怡然不惧,自顾坐在位置上,这种温度足足持续了一分多钟,到最后只听得咔嚓一声,那面镜子彻底破裂,而与此同时房间的温度也是开始回升,哗哗作响的阴风也是消失了。

    整个房间恢复了平静,苏晨依然是端坐在原位上一动不动,好半响后,才重重的吸了一口气,整个人放松下来。

    “还好……还好只是面对着一个不懂事的魄,不过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身体素质啊,差点就没命了。”

    此时的苏晨,已经是没有了一开始的那种淡定,整个人在大口大口的吸气和喘气,他先前的淡然和淡定完全是装出来的。

    他之所以会接下这活,就是因为先前来卧室的时候,发现这卧室里面藏有那上吊死去女孩的魄。

    魂魄虽然经常被合在一起谈,但魂是魂,魄是魄,两者并不等同,正常人死后,三魂是去阴间的,但总会有特殊情况存在,比如心存怨气的,尤其是自杀的这种,一开始苏晨就担心死者的魂还在。

    魄是很难危害到人的,但魂不一样,魂有自主意识,如果是含有怨气的魂,给它足够的时间,完全有伤害到人的能力。

    以苏晨的情况,如果这房子真的有那自杀之人的鬼魂存在,这活他是不敢接的,好在的是这里只有魄,魄没有自我意识,也就是说没有智慧。

    在这女孩的魄眼里,自己就是被这绳子给弄死的,所以女孩的魄觉得绳子可以弄死一切,但当苏晨将手和脚放进绳圈里没有死后,这魄就傻眼了,就如同一个app出了bug一样,突然宕机崩溃了就这么离去了。

    当然,离去不代表着消散,魄要在阳间消散还需要几天时间,但这事情他就管不了了,反正魄离开了死者死亡的地方,对人没有任何的伤害性。

    不过在苏晨心中依然是有一个疑惑,那就是这女孩的魂为什么会不在?

    自杀的人一般都是心有怨念的,有怨念的人的魂是不愿意下阴间的,至少不会那么快的离去,这里没有发现那女孩的魂,说明那女孩死前没有什么怨念,可一个没有怨念的人为什么会自杀呢?

    这就跟去医院挂门诊的人一样,都是因为要看病,没病的人谁会去医院挂门诊。

    但好奇归好奇,苏晨并不打算查个究竟,毕竟他现在只是一个普通人,哦不,准确的说是一个病人,好奇心还是收敛一些好点,自己连魄都看不到,还要借助镜子这种通阴的道具才能和魄沟通,这次能够把魄给弄走就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被这魄折腾的太伤神了,先睡一觉再说吧。”

    没有理会房间一地的玻璃碎片,苏晨重新躺回了床上,没多久就进入了梦乡。

    次日!

    苏望是被手机铃声给吵醒的,看了眼号码,是室友李义打过来的。

    “苏晨,你这昨天彻夜未归,电话也打不通,不会又想不开了吧。”

    “我昨天手机没信号,放心吧,我还没有这么的脆弱。”

    苏晨看了眼自己手机,昨天因为受到那魄的影响,整个房间的磁场都混乱了,信号也是没有了,直到今天早上才恢复过来。

    “你有没有那么脆弱我不知道,但是我觉得你马上就会变得这么脆弱了,今天是工程造价期末考试,全班只有你一个人没到,老师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

    听到李义的话,苏望才想起现在是学期末了,很多门学科都开始考试了,自己倒是把这事情给忘记了。

    “行,我知道了。”

    挂掉了电话之后,苏晨又眯了一会才起床,对于自己这个死而复生的人来说,挂科不算啥,就算拿不到毕业证也不是什么大事,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