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神医:腹黑世子,甩不掉》第252章 人虽不在麻烦在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文学网www.biqugewx.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薛文宇的人一听马蹄声,就知道是一匹,回身看过去,果真是一年轻男子策马而来。

    马上之人他们没见过,想着让开了一条路让对方过去也就是了。

    但是,那人到了他们跟前不但没有过去反而勒住马缰绳停了下来。

    人坐在马背上居高临下的看了一圈儿,视线停在薛文宇身上。

    “你就是那姓牧女子的夫君?”男子用马鞭指着薛文宇问。

    薛文宇的手下一看,就想动手,但是一看主子的表情,就忍着了。

    “本座的夫人的确姓牧,但是本座不确定与你口中的是否同一人。”薛文宇看着这马上男子嚣张愤怒的样子,心中猜想应该是那位得罪的人。

    心中也好奇俩人到底什么矛盾冲突,能让一个成年男子放不下,气冲冲的追他?干嘛啊,告状么?

    “就是带着个孩子的外地女子,长得还可以,就是没有女人该有的端庄矜持。抛头露面出来摆摊做生意也就算了,竟然还狮子大开口的见人要价。

    我刚刚听人说了,说她夫君来了,到底是不是你啊?”方子鱼有点不耐烦的问。

    薛文宇听罢,彻底明白了,马上这位恐怕就是被她当了冤大头的那位倒霉鬼吧!

    按理说呢,讨厌那个女人的人,应该是跟他站在一个立场的。

    但是,看着眼前这嚣张的小子,薛文宇怎么都没办法把这小子当成自己的盟友。

    就这嘚瑟的德行,不敲诈他敲诈谁啊!活该!就活该被那女人当冤大头。

    “是,她的确是本座的女人,你想怎样?”薛文宇冷笑着问到。

    “什么,真是你媳妇?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儿啊,怎么不好好的管管她,你家就这么缺银子,让女人出来抢钱啊。”方子鱼一听对方承认,立马就不客气起来。

    刚刚还不确定,怕弄错了,惹出麻烦再被父亲罚跪祠堂。

    “看着你也堂堂三尺男儿,怎么会被一个女子抢了钱去?”薛文宇也不客气起来,竟然把他说成是吃软饭的小白脸?

    “你,哼,看你媳妇那样,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小爷不会对女人动手,今个就拿你出出气好了。”方子鱼恼羞成怒的边说,边抽出腰间的刀像薛文宇劈了下来。

    薛文宇原地一个侧转,避开了刀,顺手拔出自己的剑,就势就把方子鱼坐下马的前腿给削了。

    马噗通一声栽倒在地,没有防备的方子鱼也就往前栽去。

    得亏他打小被父亲逼着练功夫,功夫虽然不算特别的精湛,但是身手终归是比一般人灵敏些的。

    所以,反应蛮快的他双脚离开脚蹬子,就势在地上一滚,站了起来。

    “我的雪狐,你们这对奸.夫***,赔我的马来。”方子鱼一看自己的宝马已经彻底废了,心疼坏了,发疯似的举刀就奔薛文宇去了。

    而薛文宇忽然被骂奸.夫,也是超级恼火。杀意顿起,挥剑就奔着对方的喉咙划去。

    虽有武功的方子鱼跟薛文宇怎么有的比呢,感觉到对方的强势,虽然挡开喉部的危险,可是面对接下来对手频频的杀招根本就招架不住了。

    就在薛文宇的剑尖对着方子鱼的心口刺去,即将刺进的时候就听嘡的一声响,薛文宇的剑就被东西击中,震得他握剑的手都发麻。

    “这位爷手下留情。”随着一声深厚的男音响起,一人凌空飞过来,落在薛文宇和方子鱼的中间抱拳请求着。

    “父亲,您怎么来的了?快”方子鱼知道自己刚刚死里逃生,很是激动后怕的问到。

    “混账东西,还不赶快陪个不是。”方施堂扭头呵斥着自己的儿子。

    倘若再迟那么一点点,儿子性命就交代于此了,方施堂的额头,手心都是汗!

    “父亲,他在咱的地盘上撒野,今个不好好教训教训他,别人会以为咱方家好欺负呢。”方子鱼不服气的说到。

    “你个逆子。”方施堂气得抬腿,一脚就把自己的儿子踹飞好远。

    也不顾儿子死活,抱拳跟薛文宇赔不是;“犬子疏于管教,给这位惹麻烦了,还请大人有大量,莫要与他一般见识。”

    薛文宇可是看得出,这位刚刚那一脚的力度,再看他诚恳的态度,也不想再跟他儿子计较了,太掉面儿了。

    他也没有再说什么,收剑入鞘就继续往前走。

    他把刚刚这笔账,默默的又记在了那个女人身上。

    好,很好,因为她,他又多了一个原本不可能会用在他身上的称呼——奸.夫!

    看着前面的一队人越走越远,方施堂眉头紧锁。

    “父亲,他究竟是什么人,连您也不敢招惹么?”蜷曲在地上的方子鱼,捂着腹部很是委屈的问。

    “你这混账东西,你知不知道刚刚倘若为父动作慢一点点,你的小命就交代在这里了。”方施堂看着脸色煞白的儿子,心疼又来气。

    “哪有那么严重。”方子鱼心里后怕嘴上不服气的嘀咕着,能想到那个女人的丈夫伸手竟然如此了得啊!

    方施堂一挥手,才追过来的方家侍卫赶紧的扶起躺在地上的少主人。

    “老爷,就这样算了么?”有人不解的小声问。

    方施堂没理会这个手下,而是看着那路上的尽头不见人影,才转身回去。

    当薛文宇一行人买到马匹急匆匆的赶路寻人时,他并不知道,那个让他被人辱骂为奸.夫的女人,最近的日子并不安逸。

    这天下午,在距离石海村五十余里的山坡上,到处都是厮杀声。

    牧莹宝和辉哥二人,被一个手持利剑的人给追上了。

    “喂,我说,你搞错目标了吧?你们要找的人不是他么?”看着一脸杀意朝自己走来的蒙面人,牧莹宝很是不解的指着辉哥问那人。

    因为最近的一段时间里,接连遇到的歹人,目标都是辉哥,今个却怎么反常了?

    “我们主子说了,遇到你也同样是杀无赦,不是因为你的话,这小子早就一命归西了,哪来后面这众多的麻烦?”蒙面人冷笑着告诉。

    “哎哎哎,这关我什么事儿啊?明明就是他命大好不好?”牧莹宝表示不服,同时心里也开始郁闷,怎么自己也成了人家的必杀目标了呢……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wx.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