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兽惊了

《兽惊了》第244章 当战鼓敲响,战歌震颤……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文学网www.biqugewx.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呲嚓!”

    闪电。

    “轰咚!”

    雷响。

    天空像发怒了似的,雷声一声比一声大,天空突然变得十分阴沉,随风飘落的零星雨滴成了狂风暴雨的前奏,紧接着,漂泼大雨从天而降,雨水伴随着怒吼的狂风呼啸而至。

    天色混暗犹如夜晚来临,漫天恐怖中,正是那座彩虹桥光辉照人,吸引全场,举世瞩目。

    “哒哒!”

    彩虹桥上。

    正上演着一场悲壮的长跑——

    暴雨中,蜂拥而至的人蛮奔跑在彩虹界桥之上。

    他们拼命地跑着,但桥是那么的长,时间是那么的赶……

    不管老的小的……

    仍然在跑,都在咬牙坚持着。

    直到渐渐跑不动了。

    年轻力壮的敢死队背起老弱,扛起妇孺……

    直到……

    连敢死队的体能都接近透支。

    他们呼吸残喘,步履蹒跚……

    这时,老人小孩们开始从敢死队的背上下来,他们小跑跟队,艰难地登上下一个彩虹梯阶。

    ……

    人蛮明明是惶惶然如丧家之犬的狼狈,但紫川秀却将“彩虹长跑”描绘成诗意而浪漫的理想主义悲歌。

    “著名的彩虹长跑啊,我在桥下啊……”紫川秀的眉头紧锁,就像便秘似的,半响出来了最后两个字,“加油!”

    “人在彩虹桥上跑,我却在桥下喊加油。”

    “怎么样?”他对着身旁的斯皮尔伯格问,“这首诗怎么样?”

    斯皮尔伯格已经红了眼眶。

    “啊,这首诗……”看着斯皮尔伯格的反应,紫川秀傲娇地总结道,“看来我这次创作是走心了。”

    斯皮尔伯格:“……”

    “能欣赏的我诗并且被感动到的,那就是气味相投,志同道合……你就是我要找的……”紫川秀傲娇地点了点头,突然正儿八经地朝斯皮尔伯格发出邀请,“我看过你的履历,你是中海戏剧学院导演系的高材生,我有意邀请你进入联盟片场……”

    “您……您刚才说什么?”听及,斯皮尔伯格突然瞠目,瞳孔颤动,一脸震惊。

    紫川秀按了一下手,示意对面的斯皮尔伯格不要太激动,继而才傲娇地缓缓说道,“我想邀请你进入联盟片场……我的工作室。”

    “真的?”

    “嗯!”

    斯皮尔伯格骤然惊喜,又是骤然沮丧,“可是紫川秀先生,我不想瞒你,您刚才念的诗,我并没有欣赏,也没有被感动到……如果这是进入联盟片场的通行证,也许,我真的不适合。”

    “可是我发现你的眼睛红了。”紫川秀道。

    “那不是因为你的诗,而是因为他们……”斯皮尔伯格看向彩虹桥。

    紫川秀一脸无辜。

    斯皮尔伯格突然问道,“您说这些人蛮抢着去死,是想不通,还是想通了?”

    “你觉得是想通了,还是想不通?”紫川秀反问。

    “这个问题有点难……”斯皮尔伯格长缓了一口气,“在我看来……对于长期位列腊八食物链底层的人蛮,成功并不是去完成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而是找回生活的勇气。”

    “所以,他们在彩虹桥上,哪怕被雨打的像条落水狗一样难看,也要付出全部努力继续跑下去……”

    “我欣赏他们的勇气!”

    斯皮尔伯格看向度门,“但我不明白他们的代言人为什么要非要签下100万人蛮头这样的交易,我更不明白,为什么ak48连请都不用,这100万人蛮遍自愿上桥,我甚至就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蛮连一点犹豫都没有,甚至一点都没有质疑过他们代言蛮这种毫无人性的决定……”

    “这些我都不明白!”

    斯皮尔伯格沉沉一顿。

    “但!”

    “我非常清楚他们要什么!”

    目光对着彩虹桥上在暴雨中前进的百万人蛮大军,斯皮尔伯格眼眶更红了,他话音一顿,突然一句深沉,就像铁锤砸蛋一样的干脆,“他们可以输掉身体,可以失去生命,但一定要赢得灵魂!!”

    “abt有中元令这个底牌,克里斯托佛秋后算账,只因人蛮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他们奋不顾身地要把这样的灵魂昭告于世,以免连最后的风骨都被埋葬在屈辱的蛮头税里。”

    “也许,这就是答案……”斯皮尔伯格道,“我猜他们是想通了。”

    “哎,灵感真是一个要命的东西。”紫川秀低声骂道。

    斯皮尔伯格:“……”

    “敢情你都没在听是吗?”斯皮尔伯格回头看向紫川秀,话音里带着不被重视的恼怒。

    “啊~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紫川秀拍了拍斯皮尔伯格的肩,示意他安静,继而又补充道,“啊~彩虹长跑,一路向北。”

    “什……什么?”斯皮尔伯格一时没反应过来,一脸发懵。

    “这是我最后的成品诗……”紫川秀闭上眼睛,极具感情地再次朗诵了一遍,“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彩虹长跑,一路向北。”

    “你觉得怎么样?”

    “还是不押韵啊!”斯皮尔伯格嫌弃地回答道,顺便给了一记憋闷的白眼。

    “既然你觉得很赞!那么……”紫川秀睁开眼睛,“我正式通知你入职联盟片场,工号是nr502。”

    “蛤?”斯皮尔伯格瞠目。

    紫川秀伸出兰花指,探向天幕,“联盟片场不养闲蛮,给我们的转播配个bgm,具体放哪首歌你操作,工号nr502。”

    “蛤?”

    ……

    直播中喧嚣渐弱、音乐渐起的氛围中,人蛮抢着死的奔跑似乎是一个慢镜头,

    屏幕后,f级蛮种满是无尽的悲凉和复杂的情绪。

    “为什么要抢着去死?”

    “为什么?”

    ……

    “刷刷!”

    长安城暴雨倾盆。

    雨从度门里打了进来,打得许彦身上的魂火滋滋作响,许彦闭上眼睛,眼洞里的魂火熄了了,然而他却已然分不清在他心中泛起涟漪的是如泪的暴雨,还是如暴雨的情感溃堤。

    正如他不知道,感动他的是这段正在上演的直击灵魂的彩虹长跑,还是那段用情至深的电文回复……

    许彦背对着度门,背对着彩虹桥,默默不语。

    他没有回头。

    许彦设想过一万次自己的回头的场景,但不敢,因为他知道,只要自己回头,哪怕中间隔着刀山火海,自己会,忍不住,跑过去,抱紧他们。

    不行这样。

    “呵呵,人渣!三爷喜欢你现在这个人渣样,所以才给你机会……但你该清楚三爷的脾气,我必须提醒你一点,现在马上就到时间了,午时三刻如果来不及做人头祭的话,按照交易仲裁书写的特别条例……你要以死抵债。”

    耳边传来鳄龟恶狠狠的警告。

    “呼!”

    许彦猛一下睁开眼睛,眼洞里面的魂火像煤气炉一下开到最猛,哗哗荡起了火苗,荡得很高,很狠。

    鳄龟蛮明显吓了一跳,脚下踉跄了一下,下意识地退了一步。

    许彦没有理睬他,而是牙关咬紧,“还在墨迹什么,三爷给我面子,你们是要给我丢脸吗?”

    “午时三刻,抓紧!不许迟到!”

    许彦恼怒的声音通过长安星的传播,就像一记惊雷打在长安城的上空,但在人蛮的耳里,这却是一道来自代言人的军令。

    敢死队必须接受代言人的命令,死亡之签都下了,他们只能奋力向前。

    阿方索奔袭在彩虹桥上,他既是绑着红巾,又是胸带小红纸花,不过小红纸花已经被暴雨打烂打碎了,只在他胸口留下一抹褪色的红,就像染在心脏处的血。

    他的手蹭过那抹红,在红点下方抓起一个小脸盆形状的喇叭,举在嘴边遥遥回应,声音没有半点脾气,却有着万分的焦急,“我们马上就到……马上就到!”

    “快点,再快一点!”他对着身后的人蛮焦急地喊。

    ……

    长安星仿佛是许彦的耳朵,许彦可以听到踩在彩虹桥上猛烈的脚步声。

    “哒!哒!哒哒哒!”

    他可以听到人蛮战旗之下的战鼓声起。

    “咚!咚!咚咚咚!”

    还有那一首人蛮战歌,长安城千万人蛮霎时同唱,震天响彻。

    彩虹桥上,战歌毅然。

    天幕,燃烧了bgm!

    同是那一首!

    “啰!哆!!”

    文明的冲撞,信仰的崩溃,必死的征途,灭族的结局,一切,都随他去吧。

    当战鼓敲响!

    当战歌震颤!

    当踏上彩虹桥的人蛮互相搀扶,却像士兵一样冲锋——

    战歌引发每一个人蛮共鸣的心颤动,以致彩虹桥上的人蛮目中无物、目不侧视,如泄洪之水奔涌咆哮……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wx.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